乐文小说网 www.lwxsw.cc,最快更新莫少追爱之娇妻拒收最新章节!

    总统套房里温情脉脉,可是会场里被撂下的几人却忙的有些够呛,尤其是叶天祁,莫家奕走了之后,作为奕天集团另一个总裁的他显然成了被围攻的对象,可偏偏商场上的这种觥筹交错、曲意逢迎向来是叶天祁不喜欢的。

    太特么虚伪

    “叶少,早就耳闻您大名了,今天有幸见到,真是三生有幸啊。”

    “你都死了三回了”对于这样的说辞,已经有了小情绪的叶天祁不配合了,一句话噎的刚刚说话的那人差点心梗。

    慕妍唇角不禁抽了抽,然后跟着又有了笑意,叶天祁的毒舌,她应该是早就领教过的,不是吗

    “叶少,听说您目前还单身,有时间我们找时间可以多出来玩一玩。”一个差点被噎到心梗,旁边还是有不怕死的想要攀附关系,和奕天扯上关系的人凑过来说道。

    “你旁边这位是”叶天祁看了眼那男人身边年纪一看就很轻的女人。

    “我妻子。”

    “二婚”叶天祁皱了皱眉,这年龄完全能当那男人的闺女。

    叶天祁的话让那女人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而想要巴结的男人也好不到哪儿去,可还是点了点头,他可是支付给了之前黄脸婆好大一笔赡养费她才同意离婚,才能重新娶一个水嫩的回来。

    “那就等你把这个也离了再说吧,而且我很正常”叶天祁说完,这一对男女立刻就都不好了,男的好不容易费钱费力才离婚娶小的,女的使劲浑身解数才嫁进豪门,可才结婚没几个月就被唱衰离婚。

    接二连三有人想要拍叶天祁的马屁却都拍在了马蹄上,让其他人看了笑话的同时也没有人再敢上前套近乎,免得这个脾气有些不好的叶总裁说一些让人下不来台的话。耳边终于安静,叶天祁才觉得没那么烦躁了,自己喝了两杯兄弟的喜酒便也从会场里溜了出去。

    “长着一张冷酷的脸,拥有一颗逗比的心,窜成了高大成熟的身板,智商却徘徊在青少年阶段,啧啧”樊宸端着酒杯,给了叶天祁一个概括,这种男人就适合站在那里不说话,只负责静静看着

    “我觉得叶天祁挺好的。”顾兴铭立刻说了一句。

    “那是因为宝贝儿你也在青少年阶段,所以同类看同类,一般都比较顺眼。”樊宸伸手在顾兴铭的屁股上摸了一把,这个社会可以较真可以霸道,可是却不能任性,更不能不懂得圆滑,叶天祁如果没有莫家奕的话,一辈子恐怕也没办法站到这样的高度。

    “你们两个盯着,我也先出去一下”慕妍将酒杯放下,立刻优雅的从会场里走了出去,朝着叶天祁刚刚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外面的风很凉,慕妍身上穿着伴娘的礼服,自然阻挡不了什么风寒,不过好在从小在军队长大,对待严寒酷暑的能力要比普通女人出色很多。

    搓了搓自己的胳膊,慕妍目光朝着四周望去,终于在马路对面一个路灯下看到了男人那高大的身影,叶天祁的身高她没有问过,可是目测至少要一米八几,完美的倒三角身材穿上笔挺的西装让他看起来显得更加高大威猛。只不过此刻,站在路灯下的叶天祁,却让慕妍觉得在这样高大的身体内,其实藏了很多不安,还有很多孤寂,慕妍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一个柔软的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叶天祁的身影在路灯下被拖得很长很孤单的样子,她很想上前去拥抱拥抱这个男人。

    莫家奕结婚,叶天祁心里会觉得有一块空了吧,他和莫家奕多年共进退下来,感情中已经有了依赖的部分,现在莫家奕有了自己的婚姻,不管是谁,换做叶天祁的身份,都会祝福,也会心里有些难过和孤独。更别说叶天祁还是一个昏迷了五年的人。

    “叶天祁。”想了就去做一向都是慕妍的座右铭,所以在有了这个想法之后就靠近了叶天祁。

    “干嘛”叶天祁心情很不好,今天是他兄弟的大喜日子,应该高兴的喝着喜酒开心热闹,可是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竟然觉得自己好像更孤单了。女人没有一个、兄弟也跟别的女人跑了,就一个闺女还天天朝着那个臭小子眼睛发光,想想就觉得自己孤家寡人很可怜。

    “不干嘛,里面空气有些差,所以出来透透气。”慕妍随口说了一句,她没有太多女孩子的矜持娇羞,可是不代表自己要主动上赶子贴男人。

    “你也觉得,里面就是臭气熏天,一群人集体放屁”叶天祁在慕妍说完之后,眼里的抵触稍稍少了那么一些,他最厌恶这些表面一套背地一套的人,虚伪的活着。

    “这个比喻我也很认可”慕妍笑着点头,第一次对这个男人看那一眼,是因为樊宸和顾兴铭说他昏迷了五年,醒来后已经是5年之后的世界,那种感觉,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人永远不会懂。

    “叶天祁,我们在之前见过,你还记得我吗”

    “我们见过在哪里”叶天祁被慕妍问有些发懵,今天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吗

    “在顾兴铭的医院里,你说我身上的军装太难看来着。”慕妍立刻提醒的说道,没有女人愿意自己是这么没有辨识度的一个女人,她也同样,而且她一直觉得自己站在其他女人身边,总是能被人轻易看到的那种,可叶天祁此刻一脸我怎么没印象的表情却让她有些小小的挫败感。

    “忘了”叶天祁听完慕妍的提示,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顾兴铭医院,军装太难看还是想不起来他当时脑袋里想的都是看病,他又不脑子有毛病,跑去医院看女人的

    本想着自己都提醒的这么明显了,叶天祁应该能够想起来,可是没想到这男人还是一脸迷茫,微微叹了口气,她记住了叶天祁,甚至因为他来参加莫家奕的婚礼,并且急匆匆的去当伴娘兼陪酒员,可叶天祁倒好,根本就没有记得的过她

    “没关系,忘了不要紧,现在记住了就行”慕妍尽可能让自己维持着风度这两个字,手掌心却有些躁动,该死的忘了她的男人就应该狠狠的削一顿才行

    “哦,我尽量吧”叶天祁哦了一声,不知道是不是睡了5年,脑子有些钝了,以前记忆力没有那么差的。

    “是不是觉得睡醒了之后很多事情记忆力好像记不清了”慕妍看着叶天祁,他说尽量,不是冷傲而是实事求是。

    “你怎么知道”被说道自己的症结,叶天祁眉头立刻立了起来,这是不是也是一种病

    “因为我和你一样,都曾经昏迷过,只不过我没有那么长时间,我只是昏迷了将近一年而已。”慕妍笑笑,这也是为什么她在听到叶天祁昏迷了5年醒过来之后心里会记住这个男人,人活着不会真正的明白,能睁开眼睛看着每一天的日出日落到底是多么难能可贵的一件事,可是当人真的陷入了黑暗之后,陷入了一种好似在多维边缘的时刻,才能体会到,拥有哪些最平凡的日出日落,看着人群说笑,孩子奔跑是一件多么幸福而难得的事情。

    她在黑暗中不知道挣扎了多少次,努力了多少次才醒过来重新沐浴阳光,看到光明,所以当她知道叶天祁昏迷了5年,她的心就动了,爱情在她看来其实并不可靠,或许是因为军队的生活让她对于男人和女人之间并没有太多的设防,可是她喜欢意志力坚定够强的男人,很久前她就想着要找一个意志力比自己强的男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