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乐文小说网 www.lwxsw.cc,最快更新名门新妻最新章节!

    房子不大,一百四十平左右,住一个人已是绰绰有余,环顾四周,杰西卡突然笑了起来,“算了,你既然无心,我又何必强人所难,你放心,以后无论是死是活,我都不会再来打扰你了,容翊,以后再也不见。”

    打开手机,杰西卡转身向门口走去,却在经过容翊身边的时候被他一把拽住了,“你干什么去”

    “离开这里,你不是讨厌看见我吗既然如此,我又何必讨人厌呢。”垂眸,杰西卡冷声说道,她也是有自尊的,好不好再说了,这么多年了,一直追在他身后跑,她也的确有点累了。

    “如果现在决定走,当初你就不应该踏进这栋房子,你知道吗”容翊的眉头皱了皱,看了她一眼,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吃饭了吗”

    “没有。”低下头,杰西卡说道。

    打电话叫了外卖,容翊就那么看向她,“金狼对你还没死心吗”

    “我怎么知道那个变态心里在想什么”杰西卡没好气的说道。

    “那你将来打算怎么办一直躲在这里吗就算你想躲,他知道了你的踪迹也不会这样轻易放过你吧”容翊说道。

    “那你说我怎么办”提到金狼,杰西卡也有一些无力,更多的是孽缘吧,如果说,对于容翊,她算得上是求而不得吧,那么对于金狼她就是唯恐避之不及,可就是这样一个她唯恐避之不及的人,却如鬼魅般如影随形的跟了她好多年。

    当年,从恶魔岛中,只有他们三个人杀出重重包围冲出了恶魔岛,那时的他们关系还很好,即使手染鲜血依然还保留着一丝纯真,也因为如此,当年的他们一举闯入了杀手界的前十,成为了杀手界响当当的人物。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金狼慢慢的变了,看着她的眼神也不再若最开始那般单纯,而多了一种掠夺的光芒,那个时候她是极力避开他的,可有些东西一旦入了心,刻入骨便再难放手,金狼就是这样,最后他们就一点点的疏远了,他爱她,却也恨她,或许金狼对她,就像是她对容翊一样,得不到的永远都是最好的。

    “回意大利吧。”容翊说道,“回去后,至少你的家族还能庇护你,可是在这里我什么都给不了你。”

    用力的咽了一口唾沫,杰西卡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我没想过你会给我什么,我只是想陪在你身边而已,就像你陪在顾歌身边一样,我对你同样不会有任何要求的,你放心,我也不会烦你,我会在这里找一份工作,你忙的时候就去忙,不忙的时候我们就一起喝喝咖啡,吃吃饭,就像我们之前的那么多年一样,不是很好吗”

    拿起酒瓶,容翊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杰西卡,正因为我们是朋友,正因为明白等待无望的苦,所以我更加不会让你这样,你应该找一个对你好的人好好的过这一生,真的,你对我的心意,我心领了,可我也不能昧着心说喜欢你然后和你在一起,那是对你不负责任,也是对我们感情的亵渎,你知道吗”

    “你别说了,我都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会离开的。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说完,杰西卡转身向门口走去。

    “吃过饭再走吧,估计饭菜一会也该到了。”容翊说道。

    “不用了,我不饿,谢谢。”说完,杰西卡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看着她的背影,容翊嘴巴动了动却没有再说什么。

    就在房门刚刚关上的时候,寂静的空间里突然传来了一阵清脆的巴掌声,随即就看到一个人缓缓的走了出来,“精彩,还真是精彩呢,容翊果然不愧是容翊,无论到什么时候,那心都是石头做的,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在想,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才能把你这颗石头心给焐热了,很显然,杰西卡也没有成功啊。”

    “好久不见了,要喝一杯吗”举杯示意,容翊对于突然出现的人并没有感到丝毫的惊讶,似乎他一早就知道这里面有人一样。

    “容翊,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就是你脸上永远都是这副风轻云淡的模样,似乎没有什么事什么人能够牵动你的情绪,有的时候我还真想揭开你脸上的这层面具看看那底下到底是一副什么样子呢。”

    “金狼,好奇心可是会害死一只猫的,所以我建议你还是悠着一点的好。”拿出一只酒杯,容翊给他也倒了一杯酒,“怎么突然想到来这里了这些年你不是一直都在北美那边活动的吗”

    “如果我说是有人出钱想让我杀你,你信吗”斜睨了他一眼,金狼半真半假的说道。

    “各凭本事,你如果能杀得了我,尽管来就是。”这话,容翊说的狂妄。

    “你还是那么惹人厌。”金狼撇了撇嘴,然后仰头喝下了杯中的酒,“能告诉我一直拒绝杰西卡的原因吗不要告诉我,你是因为知道我喜欢她才一再拒绝她的。”

    “你觉得可能吗”容翊凉凉的说道。

    “不太可能。”金狼说道。

    “知道还问”容翊瞟了他一眼,“做我们这行的,你应该知道,我只是不想有一天她也和我们一样不得善终而已,所以我警告你,以后少去招惹她,知道吗”

    “说的冠冕堂皇的,你该不是真的喜欢她吧”金狼说道。

    “和喜欢无关。”容翊说道。

    “什么意思难不成你的心里还惦记着你那小不点呢真是没看出来啊,你还是一个痴情的种子,只是我听说你那小不点如今连孩子都有了,你还在这干坐着,好像有点不太像你的风格啊。”说这话的时候,金狼的语气分明有着一种幸灾乐祸的味道,“你知不知道,我就看不惯你这怂样,是自己的女人就要动手去争去抢,眼睁睁的看着她投向别的男人的怀里,那滋味是不是很酸爽”

    “金狼”,双眼微眯,容翊看了她一眼。

    “干嘛有话直说,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否则的话我会以为你爱我的。”金狼嬉皮笑脸的说道。

    “我发现你的皮有点痒。”容翊漫不经心的说着。

    “咦,不愧是做了那么多年的战友,一语中的,直接说到了我的心坎里去了。怎么要不要过几招说真的,自从你离开后,我就再也没提起兴趣来,那些个菜鸟软蛋真是没意思极了。”金狼说道。

    “如果我赢了,从今以后,你离杰西卡要多远有多远,行吗”容翊挑眉看向他。

    “不行。”二话没说,金狼就给否决了。

    “理由”容翊的声音明显的沉了下来。

    “你该知道是为什么,你可以用任何筹码,唯独用杰西卡不行,我告诉你,你既然不喜欢杰西卡,就不要阻止我去喜欢,再说了,你也阻止不了。”

    “我不崇尚武力解决问题,但有时候,武力解决真的是一种最简单快捷的方法,所以有些话就等着一会再说吧。”话音落,容翊已经攻了过来。

    一时间,只看见客厅里人影闪动,两个人的动作都很快,却又奇怪的没有碰到任何东西,就这样拳脚相向过了不下百招后,就看到容翊迅速的闪向一旁,而金狼也在最后一刻刹住脚步。

    “不错啊,我还以为许久未见你的脑袋里只剩下稻草了,没想到身手依然这么好。”金狼笑着说道,弹了弹身上,转身施施然的走回吧台前倒了一杯酒,环顾四周,唇角的笑意越来越浓,“突然间也有点羡慕这样的生活了,看来我也该金盆洗手了。”

    走回椅子前坐下,容翊没有说话。

    “怎么了没有什么好的建议给我吗”金狼问道。

    “肆意妄为的你需要我的建议吗再说了,就算我给,你会听吗”浅啜着杯中的酒,容翊说道。

    “不会。”说完,将杯子里的酒喝净,金狼站了起来,“好几天没睡了,在你这里睡一觉不介意吧”

    “很介意。”容翊面无表情的说道。

    “没情趣,活该小不点看不上你投入别人的怀抱,要是我,我也懒得搭理你。”说完,金狼很傲娇的离开了,也不管容翊是不是愿意就这样推开客房的门走了进去。

    房门打开又关上,容翊的脸上依旧是平静无波。

    中午回到家之后,躺在床上,顾歌依然是一点睡意都没有,在这中间邵谦曾经打来过一个电话,得知她在家后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在他的感觉里,现在杰西卡已经被列为头号危险分子,所以顾歌当然是离她越远越好。

    终于在床上翻来覆去到下午三点钟时,顾歌从床上爬了起来,拿起手机拨通了杰西卡的电话,这一次却出乎意料的就拨通了,铃声响了很久,就在她以为又是没人接听时,话筒里居然传来了杰西卡的声音,“喂。”

    “杰西卡,我是顾歌。”顾歌说道,扯过一个枕头垫在了身后。

    “哦,有事吗”杰西卡的声音明显的有点低落,隐隐的好像还有点鼻音。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顾歌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

    “顾歌,我们不是朋友。”杰西卡答非所问的说了这么一句。

    “你说什么”顾歌愣了一下,有点不太明白她说这话的意思。

    “我们不是朋友,所以这样的关心就免了吧,如果你真的想为我好,那你能让容翊到我的身边来吗如果不能,那就不要给予我这样伪善的关心了,因为无济于事,因为不需要。”杰西卡说道。

    “杰西卡”,因着她这一番话,顾歌有点难过了。

    “怎么了伤心了是吗觉得我不识抬举是吗如果我告诉你,这才是真正的我,你信不信以前和你做朋友,想和你好好处,只是因为想要在容翊面前表现而已,而今,不需要了。”杰西卡说道,声音里带着一丝浓浓的自嘲。

    “你现在在哪里到底出什么事了”顾歌问道,总觉得杰西卡有点怪怪的,隐隐给人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觉。

    “你不用管我。”说完,也不给她再说话的时间,杰西卡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嘟嘟嘟”的忙音声,顾歌愣住了,等到再拨过去的时候,话筒里再一次传来关机的消息。

    靠坐在床上,顾歌就那么静静的看着窗外,不知不觉间竟也失了神。

    天色就这样一点一点的暗了下来,卧室的光也变得昏暗起来,直到房门开启,邵华轩冲进来,她才缓过神来。

    “妈妈”,喊了一声后,小家伙立马上前送上了一记香吻。

    “宝贝,回来了。”顾歌笑笑,摸着自己圆溜溜的小脑袋,心头那股压抑的感觉才散去了不少。

    “妈妈,你感冒好点了没有”小家伙问道。

    “已经没事了,放心吧。”顾歌取过一旁的衣服穿了起来,“是司机伯伯接你的,还是爸爸接的”

    “爸爸接的,他在外面打电话,我就先进来了。”一边说着,小家伙很体贴的将她的拖鞋给拿了过来。

    等到顾歌穿好鞋刚站起来的时候,邵谦也恰好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她,抬手试了试她的额头,“不烧了吧有没有按时吃药”

    “嗯。”顾歌点了点头,“今天怎么回来那么早”

    “左岩明天开始休假,所以今晚我让他加通宵了。”邵谦说道,然后很不地道的笑了。

    看着他,顾歌都快无语了,“唉,遇见你这样的老板,左岩也真是够倒霉的。”

    “你算了吧,他是烧了几辈子的高香哦,瞧瞧他那个嘚瑟样,我就上火,凭什么他可以悠闲度假,我却要累的跟头驴似的,公司里到底谁是老板我得让他分清楚。”邵谦说道。

    “行,反正都是你有理,对了,从明天开始,我陪你一起去公司吧,省的在家里无聊还容易胡思乱想。”顾歌说道,估计她就是劳碌命吧,根本就不能闲下来,一闲下来就出问题。

    “怎么了今天见杰西卡不开心”说这话的时候,邵谦的小宇宙已经开始燃烧了。

    “不是,反正离生还要好几个月呢,你在身边也不会出什么事的,大不了我到最后几个月的时候再安稳的呆着,不行吗”顾歌可怜巴巴的说道。

    “老婆,虽然我是你老公,可现在问题的关键是我说了也不算啊,我上面还有两个爸两个妈,再说了,你那三个兄弟可还虎视眈眈的盯着我呢。”一想到这个,邵谦就觉得压力好大哦。

    “你的意思是不是只要我负责搞定他们,你就没有任何意见”顾歌问道。

    “可以这么理解吧。”邵谦点了点头。

    “那好,今天晚上我负责搞定这边的爸妈,明天周六晚上要去我爸妈那边吃饭,就交给我吧。”

    看着顾歌那信心十足的模样,邵谦不由得笑了起来,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老婆,你就这么想和老公在一起吗难道真应了那句话,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如果这样算的话,几个小时也的确让你相思成灾了。”

    闻言,顾歌全身一阵恶寒,搓了搓手臂,然后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老爸,你讨好女人的手段简直是太逊了,怪不得我妈总是不爱理你。”就在这时,邵华轩小朋友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了出来,看向邵谦那眼神简直就是鄙夷啊。

    “臭小子,你懂什么毛都还没长全呢。”邵谦瞪他,被儿子这么嘲笑终究脸上是有点挂不住的。

    “切,这和年龄无关好不好和这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