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乐文小说网 www.lwxsw.cc,最快更新名门新妻最新章节!

    看着镜子里的人影,顾歌本来是打算视而不见的,可很显然有人就是不愿意如她的愿,所以在她转身的那一刻,那人也顺势拉上了她的胳膊,“顾小姐,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看来我们是真有缘分,居然在这里都能碰得到。”

    “麻烦你放手,可以吗?”转过头,顾歌淡淡的看着他,要她说的话,什么缘分啊,分明就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如果我要是不放呢?”男人挑眉看向她,那一脸痞痞的模样看起来格外的让人想给他一耳光。

    “许先生,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说话间,顾歌用力的甩开了他的手,“你想玩游戏那是你的事情,很抱歉,我没那个兴趣,也没那个时间陪你玩。”

    “玩游戏吗?”看着她,许炜突然笑了起来,“你怎么知道我是在玩游戏而不是认真的呢?”

    “许先生”,顾歌的眉头皱了皱。

    “叫我许炜或者是炜。”许炜目光灼灼的看着她,今天的遇见纯属是意外,这是不是代表着就连老天都是在帮他的呢。

    “这样的玩笑一点都不好笑。”说完,将纸团扔进一旁的垃圾桶里,顾歌转身往外走去。

    “相见不如偶遇,既然碰到了就多说几句吧。”许炜紧跟着她走了出来,“你一个人吗?要不要和我一起?顺便介绍几个朋友给你认识。”

    “不用。”顾歌冷冷的说道,她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纠缠不清的人了。

    “何必那么绝情呢,我也没什么恶意的。”许炜说道,在他们说话间,其中一间雅室的门忽然被打开了,一群人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他们的时候不由得愣了一下,“许总,怪不得这么长时间不回去呢,敢情这是遇上红颜知己了?”

    “郭总真是说笑了,许某哪里有那么好的福气啊。”许炜笑笑。

    “哦?”听到他的话,被唤作郭总的男人愣了一下,“难道这位不是……”

    “老婆,告诉了你那么多次怎么就学不乖呢?出来一次你就能给我招蜂引蝶一次,你难道不会告诉人家,你是有夫之妇吗?”话音落,顾歌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腰身更是被人紧紧的搂住了。

    “邵总,好久不见了,这位是……”看看顾歌,再看看许炜和邵谦,那个郭总有点晕了,什么情况?

    “这位是我老婆,结婚证上的那个。”邵谦漫不经心的说道。

    “哦,你看看我,我都忘记邵总是结过婚的人了,抱歉啊,邵夫人,刚才多有冒犯,还望见谅。”郭总连忙说道,虽然心里直犯嘀咕,可面上还是堆满了笑。

    “郭总贵人多忘事,这样的小事记不住是难免的,只不过下次邵某可不喜欢再从别人嘴里听到这样的话,与我太太名声有损,您说呢?”邵谦不冷不热的说着,一双眸子里却透着无比的冷冽。

    “邵总,看您这是说的什么话啊?刚才的确是我眼拙了,失敬了。”郭总陪着笑脸,虽然和邵谦相比,他的年纪是一大把了,可架不住人家邵氏牛啊,这年头,有了钱就是比人家牛三分。

    “行了,我们走吧。”不想再继续在这里呆下去,顾歌扯了扯邵谦的袖子。

    “好,听你的。”环住她的肩膀,邵谦向郭总点了点头,“那我们回头再见了。”

    “好,回头郭某一定亲自向邵总赔罪。”

    没有再说话,邵谦直接带着顾歌离开了,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许炜一眼,就好像他是一个透明人一样。

    a市的人或多或少的都知道邵谦和许炜有点不对付,可至于原因到底是因为什么,却很少有人知道,但通过今天的事情一看,不对付的传闻看来是真的了。

    直到他们的身影在视线中消失,郭总才转身看向许炜,“许总,您看,刚才真是不好意思啊,都怪我没弄清楚状况就乱说话。”

    “没事。”许炜毫不在意的说道,唇角勾起了一抹上扬的弧度,“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郭总,你说呢?”

    “呃?”郭总一愣,随即一脸讪讪的笑了,“是,那是。”话是这么说,可心里却是直打鼓,这是个什么情况?夺妻大战吗?

    微微一笑,许炜没再多说话,转身走了出去。

    华天一趟,本来挺好的心情因为最后出了这点事弄的人无端郁闷起来,回公司的路上,自从上车后,邵谦一直都没有说话,目视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生气了?”看着他,顾歌说道,要是早知道洗个手都能遇到许炜的话,打死她她都不去,可偏偏千金难买早知道啊。

    “我在想要怎么样才能让人知道你是我的。”眉头紧锁,邵谦一本正经的说道。

    “说什么呢?”顾歌无语了,敢情这半天他就是在想这个啊?

    “老婆,打跑色狼也是你的任务啊,唉,真是焦心,难道说我真要把你天天关在家里才行?”邵谦思考着这个办法的可行性。

    “老公,你以前是不是和许炜有什么过节啊?难道你不觉得他其实是针对你吗?虽然是拿我开刀。”顾歌问道,总觉得许炜前后的态度转变太大,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

    还没等邵谦说话,顾歌又开口了,“让我想想看啊,通常男人之间有过节除了利益就是女人,可据我所知,许家的事业和我们并没有什么冲突,那唯一的解释就是女人,你们曾经喜欢过同一个女人吗?”

    “想知道?”看了她一眼,邵谦淡淡的说道。

    “你愿意说就说。”顾歌点头,虽然也知道或许那答案又会让人郁闷。

    “那我不说了。”邵谦说道。

    听到他的话,不知道为什么,顾歌突然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这样也好,眼不见为净,耳不听心不乱。

    看着顾歌的表情变化,邵谦不由得笑了起来,“傻老婆,你只要记住,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包括未来,我唯一喜欢和爱过的人都只有你,这就足够了。”

    挑眉看向他,顾歌笑了笑,“这话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表忠心吗?”

    “本来就是啊。”邵谦说的那叫一个响亮,男人嘛,该表忠心的时候绝对要表。

    “花言巧语。”顾歌说道,在邵谦黑脸之前又补了一句,“不过,我爱听。”

    “那以后我天天说给你听?”邵谦的眼睛亮晶晶的。

    “还是算了,偶尔一次还能称为新鲜,时间久了,再好听的话也就麻木了。”说完,顾歌转头看向了窗外,一双眸子平静无波。

    侧头看了她一眼,邵谦将她的手握在了手中,手指在她的掌心挠了挠,“怎么了?对我没信心?”

    “不是。”顾歌摇了摇头,“只是觉得世事难料,谁知道下一秒钟会发生什么呢?”

    “怎么突然说这话?”邵谦的眉头拧了拧。

    “没什么,对了,有辛甜的消息吗?”顾歌问道。

    “放心吧,她现在很好,只是不愿意和外界的人联系,等她想通了会给你打电话的,放心吧。”握了握她的手,邵谦说道,“对了,蒋维也出国了。”

    “找辛甜吗?你告诉他辛甜的下落了?”顾歌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没有,他什么都没问我,但是我想以蒋维的能力找到辛甜也不过是早晚的事情。”想到蒋维在电话里的声音,邵谦更紧的握住了顾歌的手。

    “找到了又能怎么样呢?有些东西失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顾歌幽幽的说道,以辛甜的个性怕是和蒋维老死不相往来还差不多,破镜重圆估计很难了。

    “事在人为吧,其实在这件事中蒋维也是无辜的,毕竟那也是他的骨肉,只是可怜了两个孩子罢了。”提及孩子,邵谦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还记得以前,他们私下里聚会的时候,蒋维说,他过去是个混蛋,所以他愿意努力去做个好丈夫,好父亲,甚至于已经规划好了果果的将来,那样周密而详尽的规划处处都透露着一个父亲最无声的爱,可是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了,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至少从那天蒋维微微哽咽的声音里,邵谦是觉得自己的心一揪一揪的。

    “天堂安宁,但愿他们再世为人的时候,千万不要投胎蒋家。”许久,顾歌轻声说道。

    下班后,他们一起回了顾家,挨个的打了一遍招呼后,顾歌挤进了厨房,“妈,大哥这次真的要定下来了吗?”

    “他可赶紧定下来吧,你孩子都这么大了,你说说看着这一屋子的光棍我也难受是不是?”谢婉茹唉声叹气的说道。

    “妈,瞧你说的,只要大哥他们愿意,那女人还不是分分钟上门啊。”顾歌笑道。

    “可别,你瞅瞅他都交的那是什么女人啊?不三不四的,就没一个正经的。我就希望这次能来个正常点的。”

    “放心吧,既然大哥都带回家来了,那就说明人没有问题,他虽然是爱玩了一点,但不是没分寸的人。”

    “你是不知道啊,唉。”说完,谢婉茹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行了,妈,儿孙自有儿孙福,再说了,大哥他们也不是不懂事的人,你就安心的把心放在肚子里等着抱大孙子吧。”顾歌说道。

    “他们要是有你一半省心我也就知足了,这些年是妈对不起你。”说完,想起女儿这些年受的委屈,谢婉茹的眼圈又红了起来。

    “妈,你说这些干什么?我现在不是过得挺好的吗?”顾歌无语了,再这么下去,她都觉得自己妈成祥林嫂了。再说了,那些年她过得也没有那么不堪,不是吗?

    “你就知道安慰我。”知道女儿是宽她的心,谢婉茹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姐,妈是不是又在背后说我们的坏话?”就在这时,厨房门又一次被推开,顾廷思从外面走了进来,摸过菜板上的一个西红柿就吃了起来。

    “洗手没有?”见状,谢婉茹对着小儿子的手就使劲的拍了一下。

    “妈,疼。”缩回手,顾廷思皱了皱眉。

    “我一点都不疼,你赶紧出去吧,别在这里添乱了。”谢婉茹直接撵人。

    “妈,你还真当正事干了,来的就是公司里我哥新招的一个小秘书,你还以为是什么千金大小姐呢,她没那么难伺候的。不过妈,我可先给你说啊,这次我哥好像对她挺上心的。”顾廷思说道。

    “什么意思?你哥的秘书吗?”谢婉茹皱了皱眉。

    “嗯,挺不错的一个人,人看着也舒服,你们应该会喜欢她的。”顾廷思实事求是的说道。

    “你大哥呢?让他过来。”谢婉茹的脸沉了下来。

    “大哥在书房和姐夫谈事呢。”说完,顾廷思拉起顾歌的手就走了出去,“走吧,姐,要不一会妈又该发飙了。”

    “我在这里给妈打打下手。”顾歌说道。

    “打什么下手?这里这么多人呢,你快出去坐着吧,上一天班也挺累的。”谢婉茹推着她往外走。

    “走了,姐,去我房里给你看好东西。”说完,顾廷思直接将顾歌拉了出去。

    来到顾廷思的房里,顾歌看向他,“那个秘书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确定大哥喜欢她?”

    “嗯。”顾廷思重重的点了点头,“我可以拿人格保证,说真的,姐,那个小秘书的性格倒是和你差不多,冷冷淡淡的,对谁都是客气有礼,却又不过分热络,有时候连我都搞不清,大哥是因为喜欢你才会喜欢那种类型的女人,还是单纯的因为喜欢她而喜欢,你也知道,大哥以前从来都没有过那种类型的女人,更加不可能搞什么办公室恋情,可这次居然破例了。”

    听到这话,顾歌沉思了一会,“那个秘书答应大哥做他的女朋友了?”

    “应该没有。”顾廷思摇了摇头。

    “你说什么?”顾歌愣了一下,“没有大哥把人给领回家来?”

    “据我所知,大哥给人家说的是让人家送文件过来,至于后面怎么说,我就不知道了。”双手一摊,顾廷思一副我也无可奈何的表情。

    “疯了,这都干的什么事啊?”说话间,顾歌站起来就往外走。

    “姐,你干嘛去?我还有事没给你说呢?”见状,顾廷思也站了起来。

    “找大哥去。”说话间,顾歌已经打开门走了出去。

    书房里,顾廷延正和邵谦谈着新项目合作的事情,看到书房的门没敲就被推开,他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当看到进来的人时,他登时笑的跟春花一般的烂漫,“来,妹子,给哥哥抱一下,几天不见,我妹子真是越来越漂亮了。”说话间,他张开双臂就要去拥抱顾歌,却被邵谦给挡住了,“大哥,要不你还是抱我吧?”

    “一个臭男人有什么好抱的。”说完,顾廷延拍了拍身边的沙发,“妹子,过来坐哥哥身边,怎么了?这是谁欺负我妹子了?告诉哥,哥替你收拾他。”说这话的时候,那眼神还不停的往邵谦的身上瞄。

    直到现在,邵谦也终于发现她的情绪有点不对劲了,“老婆,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顾歌摇了摇头,随即转身面向顾廷延,“大哥,我有事问你。”

    “你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顾廷延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女朋友是怎么回事?”顾歌开门见山的问道。

    “没怎么啊?觉得合适就带回来了,怎么了?”顾廷延一脸不解的看着她,随即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对着门口吼了一句:“顾小三,你给我滚进来。”

    片刻后,就看到顾廷思迈着小碎步走了进来,“大哥,你吼什么?”

    “是不是你乱说话了?”顾廷延瞪他。

    “我没说什么啊?不信你自己问姐,是不是啊?姐。”顾廷思说道。

    “行,从明天开始你别坐我的车上下班,叛徒。”顾廷延没好气的说道,极度鄙视这个地方,果然自己身边的叛徒才是最防不胜防的。

    “大哥,我真的什么都没说,姐,你快帮我作证啊。”顾小三都快哭了,干嘛最后受欺负的那个人都是他啊。

    “大哥,别的我不说,我只问你一句话,你是真心的吗?”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顾廷延,顾歌问道。

    “嗯。”顾廷延用力的点了点头。

    “那就好,你最好记住今天自己说过的话,行了,你们接着谈吧。”说完,顾歌直接走了出去。

    “天呐,我姐真是太酷了,姐,你等等我啊,我简直是太膜拜你了。”说完,顾小三一溜小跑的跟着跑了出去。

    书房再次变得安静下来,看着顾廷延,邵谦笑笑,“看来我这位嫂子来头不小啊。”

    “要真是来头不小估计也就好办了,你说我这常年打雁的,没想到最后却被雁啄瞎了眼,你给我分析分析,我怎么就看上了那么一个平凡无奇的丫头呢?”顾廷延皱眉,对于这点,他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