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乐文小说网 www.lwxsw.cc,最快更新名门新妻最新章节!

    “停,打住。(看最新章节请到:文學樓www.wenxue6.com)”顾歌连忙做出一个暂停的手势,然后用被子将自己紧紧地裹了起来,“我也想去啊,可是我的衣服都成那样了,你难道准备让我穿着浴袍出去吗?”

    “这个就不劳老婆大人烦心了,衣服我都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一边说着,邵谦直接下床给她把从内到外的衣服全都拿了过来。

    看着他,顾歌有点无语了,说他不是蓄谋,她都有点不相信,“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不是。”邵谦坚决摇头,来这里纯属是临时起意。

    “不是,你还给我准备好了衣服?”斜眼看他,很明显的,顾歌有点不相信的。

    “今天来纯属意外,至于衣服,我的车里一直都有你的备用衣服,你看今天就恰好用上了,多好。”邵谦为自己的先见之明感到沾沾自喜。

    对此,顾歌也只有翻眼皮的份了。

    起床,洗漱,之后他们手拉着手走出了酒店大门,漫步在鹅卵石堆砌而成的石子路上,享受着这个夜晚微风带来的舒适和惬意。

    “今晚我们真的不回去吗?”仰头看了一眼邵谦,顾歌轻声问道,这还是自儿子出生后第一次晚上和他分开呢。

    “嗯,我都和妈说了,你就放心吧,再说了,家里还有保姆呢,不会委屈了你儿子的。”邵谦无奈的说道,看到她全身心都扑在儿子身上,他觉得自己都要吃醋了。

    “可是……他从出生晚上就没离开过我们,万一他哭怎么办?”顾歌还是不放心,总觉得心里一揪一揪的。

    “要不你给你妈打电话问问?”邵谦看着她,“咱儿子有那么娇气吗?那纯属就是一有奶就是娘的小白眼狼。”

    “瞎说什么呢?儿子是不是你亲生的?”顾歌狠瞪了他一眼,真是的,什么时候才能改改这口无遮拦的毛病啊。

    “是我的种,可是却是你生出来的。”邵谦一本正经的说道。

    “流氓。”使劲的捶了他一下,顾歌转身向前面的水池走去,既来之则安之,不想那么多了,就当做是给自己放个假吧。

    看着她的背影,邵谦快步的走了过去,然后从身后搂住她的腰拥着她向前走。

    “你放开我,这里好多人呢。”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顾歌的脸微微的红了红,能来这里的人都是非富即贵的,万一不小心遇上一张熟面孔的话,她可是不用活了。

    “怕什么呢?我搂的是我自己的老婆,又不是别人的,你放松点,别那么紧张好不好?”拍拍她的小屁股,邵谦故意在她的脖子上吹热气。

    “好痒。”脖子一缩,顾歌笑了起来。

    唇角上扬,邵谦改拥为搂住她的肩膀,知道她面皮薄,也不好太过于惹她,“走吧,我们去前面的小亭里坐坐。”

    看着黄昏暮色中那个美轮美奂的小亭子,顾歌点了点头。四周葱翠一片,花团锦簇掩映其中,有风吹来,馨香伴随着泥土的清香悄然入鼻,只是这么站在这里,便觉得心旷神怡,仿佛天地尽在胸中一样。

    “开心吗?”看着那个微闭着眸子似已浑然忘我的小女人,邵谦柔声问道,一颗心被幸福涨的满满的。

    “开心。”顾歌点头,然后双臂环住他的腰,将脸贴在了他的胸口,“谢谢你。”

    “傻老婆,我们之间还需要说谢谢吗?只要你开心就好了啊。”亲了亲她的发顶,邵谦笑着说道。

    以前他也来过这里,却从来都没有一次觉得风景像这次这么美,其实风景还是那些风景,只不过是陪他看风景的人不一样罢了。

    夜晚微风徐徐,今天晚上有星星也有月亮,就在他们并肩看着那一轮明月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一道甜糯的嗓音响起——

    “阿谦,是你吗?”

    只觉得邵谦的身体一僵,顾歌蓦地抬起头看向他,就看到那张刚才还笑语晏晏的脸此时冷凝一片。

    “怎么了?”拽了拽他的袖子,顾歌轻声问道,隐约觉得那道声音似曾相识。

    “没事,我们去前面看看吧,肚子饿了吧?要不我们先去吃饭?”低下头看她,邵谦的眸色一如既往的宠溺温柔,似乎在他的眼里再也容不下别人。

    “好。”没有多问什么,顾歌乖乖的应了一声,至于身后的那个女人,既然他不想说,那么她也绝对不会多问的。

    搂住她的腰,邵谦径自向前走去,只是与方才的轻松相比,此时的他薄唇紧抿,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

    看着他们的身影在自己眼前就这样渐行渐远,关佳音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那握起的拳头,长长的指甲深深的陷进肉里,她却丝毫没有觉得疼痛,因为,这一刻,他的无声和漠视宛如一记巴掌狠狠的甩在了她的脸上。

    经年以后,他们的第一次重逢以她的热脸贴了他的冷屁股告终。

    在餐厅里,邵谦殷勤的给顾歌夹着菜,似乎之前在凉亭里遇到的那个人都只是他们的错觉,只是顾歌明显的感觉到了他偶尔不自觉流露出的心不在焉。

    “有心事?”喝了一口汤,顾歌状似随意的问道。

    “没有。”邵谦摇了摇头,“是不是想问我刚才那人是谁?”看着顾歌,他并没有回避这个问题,该来的迟早要来,再说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有点好奇,只不过如果你不愿意可以不说,这种事不需要勉强的。”谁还没点自己的过去和*呢,对于这点,顾歌自认很大度。

    看着她,邵谦真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了,将筷子放在一旁,他认真的说道:“她是关佳音,a市有名的社交名媛,其父亲是a市有名的商业大鳄关森,公司遍布世界各地,世界五百强里排名前一百。”

    “嗯。”顾歌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

    “还有什么想问的吗?”邵谦问道。

    “没有。”顾歌摇头,至于他们之间过去是什么关系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他们两个人才是夫妻,只要她记住这点就足够了。

    “傻老婆,你就对我这么放心吗?”将她的手握在手中,邵谦叹了一口气。

    “夫妻之间最基本的就是信任,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的话,在一起还有什么必要,所以你无需和我交代什么,真的。”顾歌说道,很多事情自己想开才是最重要的,至少在她看来,婚姻并不是束缚两个人的枷锁。

    “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邵谦可以对天发誓,这辈子我定不负你。”邵谦说道,其中的真心几许自己知道。

    唇角微扬,顾歌淡淡的笑开了,“好,我知道了。”不管未来怎么样,至少这一刻的真心她收下了。

    “阿谦,好歹朋友一场,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过了。”就在这时,那道甜糯的嗓音再次响了起来。

    “关小姐,请问有什么事吗?”抬头看了她一眼后,邵谦随后又夹起一筷子菜放进了顾歌的碗里,“多吃点,吃完我再带你去别处转转。”

    “好。”顾歌点了点头,默默地吃着碗里的饭菜。

    “怎么?不介绍一下吗?”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关佳音问道,这个当初她第一眼看到便深深爱上的男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已经变的形同陌路了。

    “我太太顾歌,这位是关氏企业的千金关佳音小姐,同时也是关氏企业的现任总经理。”邵谦淡淡的说道,声音无波无澜。

    闻言,顾歌站起来笑了笑,随即向关佳音伸出了手,“你好,关小姐。”

    “早就耳闻大名,幸会。”握了握她的手,关佳音的情绪复杂难辨。

    “关小姐客气。”顾歌不卑不亢的说道。

    看着她,半晌,关佳音再次将视线转向邵谦,“阿谦,能借一步说话吗?”

    “如果是公事的话,可以明天去公司里谈,如果是私事,直接在这里说好了。”邵谦说道,又给顾歌舀了一碗汤。

    “你非要这么对我你才会觉得开心吗?”看着邵谦那如避蛇蝎的态度,关佳音有点生气了。

    “关小姐,你这样的话容易让人引起误会,尤其是在我的太太面前,所以还请慎言。”看到顾歌将一碗汤喝净,邵谦拿起纸巾将她嘴角的一点油渍擦净了,“吃饱了吗?”

    “嗯。”顾歌点了点头。

    “吃饱的话,我们就出去走走消化消化,然后回房找部电影看好不好?你最喜欢的那部片子好像公映了。”邵谦说道。

    “好。”说话间,他们站了起来,在转身的时候,顾歌对着关佳音礼貌性的笑笑,“关小姐,再见。”

    可就是这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动作看在关佳音眼里却是对她直接的讽刺,牙齿紧紧地咬着下唇,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她的双唇抿了抿,在察觉到四周看过来的目光后,头一仰,整个人就像是个斗胜的公鸡般走了出去。

    她关佳音从来都是骄傲的,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直到走出餐厅好远,顾歌才看向邵谦,眉宇间隐含一丝担忧,“你这样做真的没关系吗?”

    俗话说得好,宁可多一个朋友,也不能多一个敌人,尤其这个敌人还是女人,刚才擦肩而过的时候,关佳音身上的恨意她已经清晰的感觉到了。

    “没事,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再说了,我本来也没有说错,公事自然要上班时间谈,现在是私人时间,我只想陪着你,这并没有错。”环住她的肩膀,邵谦淡淡的说道,看向远处的眸子悠远而绵长。

    “其实……今天中午的时候她给我打电话了。”想了想,顾歌还是将这件事说了出来。

    “谁?”邵谦一愣,“关佳音吗?”

    “嗯。”顾歌点了点头。

    “说什么了?”在一处长椅坐定,邵谦将她抱坐在了腿上,双臂环住她的腰脸贴在她的身上嗅着她身上那淡淡的奶香味。

    “也没说什么,就是约我吃饭,说是想聊聊你,可是被我给拒绝了,我说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可以直接去找你。”顾歌说道。

    “嗯,做得好,如果以后她还打电话来的话你就这么告诉她,有什么事情找我谈。”邵谦一边说着,一边将她的长发缠绕在指尖,一圈圈的缠起,然后再松开,如此三番五次玩的不亦乐乎。

    “好。”靠在他的肩头,顾歌应了一声,反正她一向也是个怕麻烦的人,尤其是处理感情问题更是如此,那个叫关佳音的女人显然更不是好对付的。

    第二天一早,顾歌是被一阵电话铃声给吵醒的,使劲的揉了揉眼睛,她刚要起身就被邵谦给按住了,“你再睡会,我去接个电话。”

    “哦。”含糊的应了一声,顾歌再次沉沉的睡了过去,昨晚回来后又折腾了两次,她现在觉得自己浑身都要散架了似的,说多难受就有多难受,如今更是连眼睛都不想睁开,真想就这么睡下去算了。

    给她仔细的掖好被子,邵谦起身去了阳台,将门关好后才接起电话,“喂。”

    “……”

    “你说什么?那不是已经谈好的合同吗?怎么说毁约就毁约了?”邵谦的眉头皱的紧紧的,这在他接管邵氏之后还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

    “……”

    “好,一有结果马上向我汇报。”说完,邵谦挂断了电话,只是那皱起的眉心依旧紧锁没有舒展开来。

    回到卧室,待身上的凉意散尽,他才掀开被子上了床,将那睡得香甜的小女人搂入怀里,自己随后也闭上了眼睛,可是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等到顾歌再次醒来已是两个小时后的事情了,睁开眼睛,她愣了一下,当视线触及到身侧那个含笑凝视她的男人时,脸上不自觉的晕红一片,“你怎么都不叫醒我?如今上班该迟到了。”

    “看你睡得香没舍得,再说了,看在你昨晚那么乖的份上,今天放你半天假。”说话间,邵谦在她的额头上重重的吻了一下。

    想起昨晚,顾歌抬起手捶了他一下,“以后不许那样了,听见了没有?”真是难为情死了。

    “为什么?我觉得挺好啊,夫妻间就应该多一些这样的小情趣啊,你说是不是?”摸着她柔软顺长的发丝,邵谦笑着说道,有人说,头发软的人,性子也温顺,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老婆在有些事情却那么执拗呢。

    “讨厌,再这样以后就不理你了。”顾歌撅起了嘴,和他在一起真是分分钟都能刷低自己的下限啊。

    “你舍得吗?”捏捏她的鼻子,邵谦对着她的小屁股就拍了一下,“小懒虫,要起床吗?”

    “真不想起啊。”顾歌懒洋洋的说道,那软软的语调听在邵谦的耳朵里一时间就像是打了鸡血似的,一个翻身,他直接将她压在了身下,“既然不想起的话,那么我们就做点别的吧。”

    “不要。”顾歌连忙说道,双臂交叉护在胸前,要是再继续,她真怕自己会死在床上,那样可就糗大了。

    “真不要?”邵谦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她,“老婆,你这样说我会很伤心的。”

    “我要是不这样说,我会很伤身的。”顾歌无奈的说道,“老公,咱要节制,知道吗?”

    “不知道。”邵谦很认真的摇头。

    “你……”顾歌登时气结,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你难道就不怕肾虚吗?”

    “不怕。”邵谦坚定摇头。

    肾虚?开玩笑。他现在正是龙精虎猛的年纪好不好?要不是顾及她那单薄的小身板,他巴不得夜夜笙歌。

    “神也无法拯救你了。”最后,顾歌总结了这么一句。

    “老婆,你简直是可爱死了。”看着她脸上那副无奈的表情,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又在她的唇上重重的亲了一下,邵谦才起身顺带着将她也拉了起来,“起床吧,今天就放过你好了。”

    “多谢爷开恩。”顾歌连忙说道。

    “没事。”大手一挥,邵谦那叫一个大度,可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叫顾歌又彻底黑脸了,“老婆,要不今晚我们再来个全套的,你觉得怎么样?”

    “邵谦,你给我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顾歌吼道,简直是要出离愤怒了,偏偏一张脸还滚烫滚烫的。

    “得嘞。”又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后,邵谦麻溜的去了浴室,听着那里传来的哗啦啦的水流声,顾歌无奈的笑了笑,“臭流氓。”

    等他们赶到公司时已经快中午了,远远地看到他们过来,左岩便迎了上来,“总裁,顾特助。”

    “出什么事了?”看着左岩,顾歌问道。

    “没什么事,你先上去吧。”拍拍她的肩膀,邵谦直接给她按下了专用电梯。

    “嗯。”点点头,也没多问什么,顾歌进了电梯。

    直到看着电梯门合上,然后缓缓上升,邵谦才转过身,“查出来了吗?”

    “是关佳音在背后搞的鬼,目的估计只是想见见您。”左岩说道。

    作为邵谦的大学师弟,他跟在邵谦的身边已经很多年了,而当年邵谦之所以离开a市独自一人去江城打拼,和关佳音也不无关系,至于到底是因为什么,或许只有两个当事人才知道,不过,当年关佳音一直狂追邵谦倒是众所周知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