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乐文小说网 www.lwxsw.cc,最快更新名门新妻最新章节!

    此时的客厅里站满了一群穿着黑西装的男人,之前带他们来的那个女人连同管家都被人困住了,就连凌煜都在他们的手里被制得死死的,动弹不得。(看最新章节请到:文學樓www.wenxue6.com)

    冷眼扫过四周,邵谦的唇抿的紧紧的,不动声色的将顾歌护在了身后。

    “出什么事了?”顾歌的眉头皱了皱,不过还是乖顺的呆在了邵谦的身后,她知道现在不是自己逞能的时候。

    “不知道。”邵谦摇了摇头。

    看到他们从房间走出来,下面坐在沙发正中间的男人站起来鼓了鼓掌,“真是欢迎啊,远道而来的客人。”

    “是吗?”邵谦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这欢迎仪式的确够隆重的啊。”

    “那是当然,要不是你们,我们恐怕还找不到这里呢,所以为了感谢你们,一会我倒是可以给你们留一个全尸。”男人的嘴角噙着一抹恶魔般的笑意。

    “容萧,我奉劝你还是收手吧,否则的话可是后果自负哦。”女人淡淡的说着,面孔依然冷艳,自带一股凛然不可欺的气势。

    缓缓的走到她面前,男人用力的捏住了她的下巴了,“杰西卡,你应该知道的,你越是维护他,我就越恨他,你觉得现在的他还能护得了你吗?”

    将头一歪,杰西卡一脸冷嘲的看着他,“容萧,和他比,你永远都只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

    下一刻,一记响亮的巴掌声传了过来,随着杰西卡的脸一歪,那张白皙的脸上出现了一道鲜红的五指印。

    “容萧,你混蛋。”杰西卡忍不住咒骂了一句。

    “我混蛋,你不是一直都知道的吗?怎么?你以为有了容翊后就可以一脚将我蹬开?你以为容翊会在乎你吗?杰西卡,你还是那么的天真。”捏住她的下巴,容萧低低的说道,眸子里带着明显的讽刺。

    “容翊是不在乎我,那又怎么样?我就喜欢呆在他身边,至于你,你又算个什么东西?如果不是知道容翊昏迷,你敢说你敢来吗?”杰西卡的脸上满满的全是讥嘲的神色。

    “你的胆子很大。”被唤作容萧的男人点了点头,接过一块洁白的手帕擦了擦手指然后丢进了垃圾桶里,随后,目光转向楼上,“你们两个是自己下来,还是我让人请你们下来?”

    站在那里,邵谦一动未动,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眸子里似乎有着千钧的气势向他压了过去。

    “江城邵谦的名声果然非同凡响,只是不知为什么女人却成了唯一的软肋,想来你身后的那位就是你的太太吧,听说容翊在国内有一个很宝贝的女人,我本来还想亲自去看看的,谁知道天不负我,看来我们还真是有缘分啊,顾小姐,打个招呼吧,你好,我叫容萧,容翊的哥哥。”容萧漫不经心的说道。

    “容翊的哥哥?”顾歌愣了一下,“他不是孤儿吗?”

    “回到容家之前,他自然是孤儿。”唇角勾了勾,容萧像是看白痴似的看了她一眼。

    “你想做什么?”顾歌警惕的看着他,下面那二十多个身穿黑色西装戴墨镜的男人,让她感觉不出容萧是来和容翊联络兄弟感情的。

    “容翊交出他手中的东西,自然大家相安无事,看顾小姐这也是快要当妈妈了吧,万一弄的一尸两命可就是罪孽深重了。”容萧懒洋洋的说道。

    “你威胁我?”顾歌的眉头皱了皱。

    “你错了,我是拿你威胁别人。”说完,容萧对着手下做了一个动作。

    就在邵谦刚要有所行动的时候,他们身后的门缓缓的打开了,一身家居服的容翊从里面缓步走了出来,看到顾歌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抹温暖的笑意,可是当目光转向邵谦的时候,里面明显的是不认同。

    “你不是……”看到容翊居然走出来,容萧一下子愣住了,脸上露出了一抹慌乱的神情。

    “真不愧是我的好哥哥啊,怎么?这么快就按捺不住了,我这还没死呢,你是不是也有点太迫不及待了?”容翊漫不经心的说道,在众人凝目的眼神中一步一步的走下了楼梯。

    “你……你想干嘛?”容萧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这句话不该我问你才对吗?”容翊不答反问,“你带着这么多人冲进我的家里,你想干什么?”

    “我……”容萧登时语塞了,眼神躲躲闪闪的就是不敢对上他的目光,“我听说你受伤了,所以过来看看。”

    “是吗?”容翊笑笑,只是那笑意明显的没有到达眼睛里。

    “既然你没事,那我就放心了,我先走了。”说完,宛如一只丧家犬一般,容萧带着他的人快步的走了出去。

    客厅里,看着杰西卡那张红肿的脸,容翊的眸子里迸发出一抹冷意,“他们来这里是你的主意?”

    坐在那里,杰西卡没有说话。

    见状,顾歌快步的走了过来,然后拽了拽容翊的衣袖,“容翊,是我自己要来的,和她无关。”

    扭头看了她一眼,容翊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她扶坐在了沙发上,“我不是给你说过会在你生产前赶回去吗?你跑来这里干什么?你知不知道这里有多危险?”说到这里,他抬起头狠狠的瞪了邵谦一眼,“你就是这么照顾她的吗?也不看看时候,这样的事情也能由着她的性子来吗?”

    “你有本事你就别受伤啊,让别人为你担心,现在反过来还倒打一耙,你也是够本事啊,怎么着?你以为愿意让她来啊,还不是因为你。”邵谦没好气的说道,他的老婆他也很心疼的,好不好?

    转身看向顾歌,容翊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以后不许这样了,听见了没有?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如果你出了什么事,你让我怎么办?”

    “可是……”顾歌的心里有很多很多的疑问想问他,可最终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了。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这次就算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听到没有?”容翊柔声说道,虽然嘴上是埋怨,可是能见到她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只是因为刚醒的缘故,不过说了一小会话那额头就出了一层密密的细汗。

    “知道了。”垂着头,顾歌闷闷的应了一声。

    “管家,你去安排房间,小歌,你们先去休息,一会晚餐准备好,我会让人叫你的。”摸了摸她的头,容翊笑着说道。

    “那你呢?”顾歌看了他一眼。

    “我还有点事要处理。”容翊说道。

    “老婆,走,我们先去休息。”说完,邵谦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然后跟随着管家的脚步离开了。

    一时间,客厅里只剩下了容翊和杰西卡。

    一反刚才面对顾歌时的温柔,此时的容翊脸上异常的冷酷,周身就像是结了一层薄薄的冰一样,让人冷的牙齿都打颤,“为什么去找她?”

    “好奇。”杰西卡一脸无畏的迎上了他的眸子,她就是看不惯他看着那个女人时那温柔的样子,本来以为这些年她应该已经习惯那种表情了,可是她显然是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容翊对她的影响力,尤其是在今天亲眼看到容翊对顾歌的关怀和体贴后,她的心里甚至涌上了一阵想要杀人的冲动。

    “你知不知道你的好奇会害死她?”容翊沉声说道,声音里夹杂着一丝愤怒。

    “那又怎么样?我不在乎。”杰西卡漫不经心的说着,别人的死活和她有什么关系。

    眉头紧皱,容翊一把抓住了她的衣领,“可是我在乎,所以,我警告你,以后少去惹她,听见了没有?”

    “我不懂,她都结婚了,马上就要生孩子了,你到底还在坚持什么?”杰西卡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在她的眼里,顾歌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也不过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

    “那是我的事情,和你无关,做好你自己的分内事就好。”说完,容翊猛地松开手,当时就看到杰西卡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自己去领罚。”说完,他转身向楼上走去。

    “容翊,你就是个懦夫。”在他的身后,杰西卡气愤难平。

    脚步微顿,容翊没有说话,而是径自走到了楼上,然后关上了门。

    看着那宽大的客厅,杰西卡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落寞,随即垂头丧气的走了出去,心里堵的难受,闷闷的喘不过气来。

    在容翊身边呆了这么多年,他们一起受训,一起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可是他的眼里却从来都没有过自己,反倒是那个什么都不是的女人占据了他全部的心神。

    楼上的客房里,顾歌的腿早已肿的都发亮了,邵谦一边用热毛巾给她敷着一边给她按摩着,眉宇间是掩藏不住的心疼。

    看着他,顾歌抿了抿唇,然后轻轻的抚平了他的眉心,“对不起,这次是我任性了。”她也知道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不适合远行,可是她担心容翊,很担心。

    “别说了,我知道。”给了她一抹温暖的笑,邵谦把她靠枕的高度调了调,“闭上眼睛休息一会。”

    “老公”,顾歌忽然喊了一声。

    “嗯。”低着头,邵谦应道。

    “我爱你。”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顾歌轻声说道。

    抬起头,邵谦的眸子里潋滟万里,唇角的一抹笑勾魂摄魄,“我也爱你。”

    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或许是真的累极了,没过一会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坐在那里,邵谦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她,眸光宁静而温柔,不知道当初是不是也就是爱上了她的这份倔强和傻气,只要她认准的事情就一定要去做,厉恺威是,容翊也是,而他何其幸运,居然成了她的夫。

    侧身搂住她,将她半环抱在怀里,他低下头轻轻的吻了吻她的额头,蹭了蹭她的脸,然后也闭上了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猛地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还在沉睡的小女人时,邵谦小心翼翼的下了床,仔细的给她盖好被子后,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门外,容翊静静的站在那里,看到他出来问了一句:“小歌还没醒吗?”

    “嗯。”说完,邵谦将身后的门关上了,随后一脸严肃的看向容翊,“或许我不该问,可是我还是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大事,放心吧。”容翊淡淡的说道。

    “没什么大事?”指着他,邵谦不停的点头,“没什么大事你会昏迷不醒?你知不知道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浑身一直都在抖,如果不是怕她一会看见会担心,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弄死你?”

    “这种事情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的,这次是意外。”容翊说道,这次是他大意了。

    “你最好记住这句话,否则,真有那么一天的话,就算是你死了,我也不会来给你收尸的。”邵谦恶声恶气的说道,只要一想到当时顾歌的反应,心里就一揪一揪的。

    “托你吉言,我也不希望那天到来。”双臂环胸,容翊的身子斜靠在墙上,“倒是你,没长脑子吗?她现在是什么身体?能这样跑来跑去吗?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

    “你给我闭嘴,罪魁祸首是谁?”一提这个邵谦就来气,他倒好,居然还敢倒打一耙。

    “我……”容翊还想说什么,邵谦身后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你们两个在这里聊什么呢?”一道沙哑的嗓音传了过来,一边走着,顾歌还打了个呵欠,睡眼惺忪的模样看起来有点呆萌。

    一看见她出来,两个男人登时就像是变脸一样,邵谦的笑温柔的都能腻死人,更别说容翊那张祸国殃民的脸了,面对顾歌的时候,有时候让邵谦看的恨不得直接废了他。

    “看什么看?看在眼里拔不出来,这是我老婆,想看自己去找一个。”邵谦连忙鸭霸似的将顾歌护在了怀里,一边说着还不忘狠瞪容翊,一瞬间,那小肚鸡肠的邵大总裁又来了。

    “你再这样我生气了。”顾歌都快无语了,能不这么幼稚吗?每次在她刚想给他加点分的时候,不出一会,那肯定就原形毕露了,然后事实会又一次告诉你,邵大总裁依然是那个小肚鸡肠、小心眼、爱吃醋的男人。

    撇了撇嘴,邵谦翻了个白眼,然后嘴里嘟哝了一句:“明明之前还说最爱我了,现在又说生气了,就知道女人是最会口是心非的动物了。”

    “邵总”,看着他,顾歌甜甜的唤了一声,那脸上的笑要多温柔就有多温柔。

    “老婆,我错了。”一瞬间就看见我们英明神武的邵大总裁蔫了。

    一旁,容翊笑看着这一幕,“走吧,下去吃饭吧。”

    “容翊”,看着他的背影,顾歌轻轻的喊道。

    “嗯?怎么了?”转身,容翊走到了她面前,嘴角始终是那抹浅淡的笑意,让人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你没事吧?”顾歌的脸上仍是难掩担忧,虽然现在容翊看起来已和常人无异,可是她依然忘不掉她之前见到他的样子,那一脸的苍白。

    “没事,你看我现在不是挺好的吗?”在邵谦那几欲杀人般的眼神中,容翊伸手拢了拢她垂落下来的发,“以后不要再这么冲动了,知道吗?你该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你出事。”

    这些年,他一直在死人堆里往上爬,只为爬上那鬼魅魍魉的顶端,那样就可以保护他想要保护的人了,所以,这些年他一直都不敢跟她联络,因为害怕自己看到她的时候会忍不住停下脚步,更害怕她会因为自己而带来什么噩运,所以,他刻意封闭了所有关于她的消息,用尽全部的心力只为有一天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她的面前。可就在今天……

    他才恍然觉悟,原来在不知不觉间,在很多人眼中,她已经成了自己的软肋吗?杰西卡知道,容萧知道,那另外知道的人还有谁呢?

    难道说自己彻底远离她才是真正的对她好吗?

    “容翊,你怎么了?”看到容翊就那么呆呆的看着她,顾歌扯了扯他的袖子,她刚才的问话,他还没回答呢。

    “没事。”容翊笑笑,“你刚才说什么?”

    “我想问你杰西卡是谁?她似乎很喜欢你哦。”顾歌一脸俏皮的说道,女人的直觉告诉她,杰西卡肯定对容翊有意思,也难怪,像容翊这么优秀的男人,是个女人都会心动吧。

    “小脑袋瓜子里想什么呢?你想的太多了,没有的事。”容翊点了点她的头。

    “喂,我警告你哦,别总是对我老婆动手动脚的,否则我对你不客气喽。”邵谦又一次将顾歌拉到了身后。

    “邵总的气量还是那么的让人不敢恭维啊。”容翊无奈的笑笑。

    “知道就好,下次注意点。”鼻孔朝天,某人妥妥的又傲娇上了。

    “大姨夫来了,见谅。”顾歌笑笑,然后率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