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www.lwxsw.cc,最快更新臣服最新章节!

    多多今天似乎特别开心,两条小短腿在桌子底下晃啊晃的,刚安静的吃了一会儿,又咬着勺子歪头问旁边的陆淮:“陆叔叔,你昨天带妈妈出去玩了吗?”

    陆淮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连旁边的徐阿姨都在偷笑,楚苓觉得尴尬,瞪了多多一眼:“妈妈不是教过你‘食不言寝不语’的吗?都给忘了?”

    多多皱着小脸看了一眼他的陆叔叔,可陆淮也怕楚苓,无视多多的求救,一脸淡定的喝粥。

    “妈妈好凶。”多多小声的嘟囔了一声,然后又乖乖低下头去喝粥。

    小家伙稀里哗啦的把粥喝完,得意的把空碗往前面一推,果然妈妈朝他看过来,他想了想,然后说:“妈妈,我们等一下去看哆啦a梦好不好?”

    多多说的是市里的一家以哆啦a梦为主题的餐厅,新开的时候陆淮带两个小家伙去过一次,后来每隔一段时间多多就闹着要去。

    楚苓拿了个水煮蛋,剥好了壳之后放进多多面前的空碟子里,然后才慢条斯理的说:“妈妈今天没空。”

    看到小家伙又可怜巴巴的看向陆淮,她又补充道:“陆叔叔也没空。”

    “啊——”这下是糖糖遗憾的声音,不过她感叹了一下,就又低下头喝粥了。

    “嗯……星期天去好不好?”楚苓想了想,和他们协商道。

    多多没说话,伸出白胖的小手抓起水煮蛋,吃了起来。

    看见他这副闹别扭的样子,楚苓也没理他。她觉得多多最近似乎任性了不少,心道不能无条件的满足他的要求。

    吃完早饭后楚苓和陆淮便出了门,在车上的时候陆淮拿了一份文件给她,说:“你上次说的,帮你弄好了。”

    楚苓接过来看了一眼,发现是她上次要陆淮帮自己开的医院证明,证明她已经结扎,不能再生育。

    她一开始是拜托过陆淮这事,但后来张律师和她说官司的赢面很大,所以就没再提,没想到陆淮还记着帮她搞了来。

    楚苓挺感激的看向陆淮,陆淮太熟悉她这种眼神,赶紧抢在她开口之前说:“你够了啊你,我不是你的好闺蜜。”

    楚苓讪讪的笑,没再说话。

    两人先开车去陈怀雅住的酒店,可按了半天的门铃都没人来开门,路过的保洁阿姨说这房间没住人。

    楚苓不信,又下楼到前台去问,前台告诉她,住在303号房的陈小姐昨晚就退房了。

    一边的陆淮也觉得诧异:“我昨晚明明还和她通了电话的……”

    楚苓想,大概是江渊知道自己将陈怀雅找来了,不动声色的就把人带走了。

    陆淮定了定神,又安慰她道:“算了,我们先去法院,和张律师商量一下。”

    ---

    江渊到法院的时候是九点半,下车的时候看见对面停着一辆红色的保时捷,副驾上坐的不是楚苓又是谁。

    其实这辆红色保时捷他早上的时候就见过一次,他不动声色的想。

    当时早上六点多,他站在酒店房间的窗边往下看,看见楚苓坐进这辆红色保时捷里。

    车里的人似乎看见了他,一时没下车。

    周然是认得楚苓的,顺着江渊的视线看过去,顿感尴尬,一时也立在原地,不知该不该继续前进。

    江渊将视线收回来,没看身边的周然,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进去吧。”

    两天前他妈就专门给樊意打了电话,声泪俱下的表达自己三岁孙子的思念之情,并强烈表达了儿孙绕膝的期盼。江渊太了解他妈了,知道她肯定不止给樊意打电话,说不定还给樊家所有人挨个打了一遍电话。

    法庭上周然侃侃而谈,一边的江渊很满意,心想,到底是普林斯顿的法学博士。

    不过对于楚苓牵扯经济案件的事,周然只字未提,句句都围绕在楚苓三年不让孩子见自己的当事人上。

    最后楚苓的律师向法官递交了一份医院的证明,说是他的当事人已经不能再生育,希望法官能考虑到这一点。

    周然立时有些紧张的去看江渊,后者的目光的紧紧的锁在另一边的当事人身上。

    从开庭到现在,楚苓就一直在哭,眼泪没断过。不过也没哭出声来,只是一直低着头抹眼泪,梨花带雨的样子,看得连周然都有些心软。

    最后的判决结果出来,法官将楚昀判给男方,楚洛判给女方。

    宣判结果的时候周然松一口气,总算是连保底任务完成,至少抢到了一个孩子的抚养权。想完他又觉得有些憋屈,本来这个抚养权的案子哪里有这么难打,要不是江渊不让,他只要和法官说女方当事人现在是一起经济犯罪案的嫌疑人,已经被边境控制了,那两个孩子的抚养权不还都是男方的?

    周然看到江渊一点欣喜的表情都没有,也没说什么,低头默默的整理卷宗。

    出了法院,周然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江家的老太太打电话过来,在电话那头急切的问他审判结果。

    周然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江渊,然后说:“男孩的抚养权判给了我们这边。”

    章颖喜悦的声音传过来:“什么时候接孩子?这样,我今天晚上就过来吧。”

    ---

    张律师安慰楚苓:“算了,好歹留了一个孩子在身边。”

    楚苓没说话,只是刚才在法庭上哭的久了,双眼红肿,看起来万分憔悴。

    张律师在心里默默叹一口气,还是他教给楚苓的招,结果到头来白哭了一个多小时。

    等楚苓上了车,陆淮手控着方向盘,问她现在是不是回家去。

    楚苓慢慢的弯下腰去,双手捂着脸埋在膝间,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呜咽声。

    陆淮看得心疼,但还是觉得,有些话虽然难听,还是有必要说给楚苓听的:“江家的实力你不是不知道……能留住糖糖,已经是万幸。”

    楚苓一直捂着脸,没有说话,陆淮也就这样陪她坐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沙哑着声音说:“带我随便去哪里逛逛,我现在……不想回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