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乐文小说网 www.lwxsw.cc,最快更新英雄联盟的诞生最新章节!

    ,。

    在瓦洛兰的地理志当中,从巫毒之地往东一直到守护者之海的海滨,黑貂山脉以北的区域,就是广义上的艾卡西亚。也有些学者发表过不同的观点,认为真正的艾卡西亚不应该包括广大的丛林和戈壁,仅仅只是局限于黑貂山脉东南部的北麓那一小片狭小的区域。当然,绝大多数学者还是习惯指着大陆地图上东南部的那块区域,非常肯定的告诉别人:看,这里就是艾卡西亚。

    其实,这些学究们自己都无法说出艾卡西亚的准确位置,有些人甚至怀疑,传说中的那个遗忘之地和地图上标注出来的艾卡西亚根本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不论艾卡西亚到底是广阔还是狭小,也不管这片土地具体的疆域起止,这里始终是一个被世界遗忘的角落。任凭沧海桑田世事变迁,这片土地依旧故我,几乎从未有过任何明显的改变。如今瓦洛兰的文明属于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属于皮城和祖安,属于班德尔和艾欧尼亚,甚至属于那些极北之地和孤悬在海上的小岛。但文明不再属于艾卡西亚。

    几百年来,艾卡西亚始终是荒凉和古老的代名词,除了膜拜虚空生物的土著之外,艾卡西亚的居民大多是从大陆各地逃亡过来的罪犯和流放者。

    所以,除了遗忘之地以外,艾卡西亚又多了一个绰号:罪恶之地。

    穿过弥漫着瘴气的巫毒之地,又走了整整四天,才终于遇到一个像模像样的村镇。村口的木牌上写着“黑松城”,但在阿什拉姆等人看来,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村镇。

    黑松城的规模确实比常见的村镇稍大,却绝对谈不上是城市。不仅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城堡和城墙,甚至连个像样的市政厅都没有,除了本地人之外,没有谁会认为这是一座城市。

    这座自称为城市的村镇没有议会或者长老院,城主更是无从谈起,除了农夫和少数的工匠之外,连个衣着体面的商人都看不到。

    艾卡西亚本是很少有人涉足的罪恶之地,想要在这样的一个村镇找到像样的旅馆就像寻找瓦洛兰的永久和平一样渺茫,最后大家只能寄宿在一个农夫的家中。

    完全是因为奥乔亚出手阔绰的缘故,那位“淳朴善良”的农夫看在金币的面子上,才愿意把低矮的房间腾出来给这几位远道而来的客人居住,并且非常热情的宰杀了一只很肥很肥的老母鸡给阿什拉姆等人作为晚餐。

    当这位农夫把烹煮好的老母鸡装在木盘里端上来的时候,很不客气的伸出一只手,用冷冰冰的语气说道:“三个银币。”

    “一只母鸡就要三个银币?你为什么不去抢劫呢?”连对金钱没有什么概念的安妮特都被这个价码给吓住了:“在费罗尼平原,买一头健壮的耕牛都不会超过五个银币!”

    “我家的这只老母鸡每天下一个蛋,要是孵化成鸡雏,一个月后我就有三十只鸡了,然后再下蛋,再孵化……”“淳朴善良”的农夫给安妮特算了一道非常复杂的数学题,用以证明三个银币的价码实在是便宜到了极点。

    安妮特已经准备好了一个魔法,想要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贪得无厌的农夫,旁边的埃米尔老师却很大方的丢出了钱。

    农夫拿起银币,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您为什么要接受这个贪婪的家伙的讹诈?我正要教训他一下。”

    “这是在艾卡西亚,不是在贝伦。”

    “有什么分别吗?”

    “艾卡西亚的土著,大多都拥有黑暗血脉,几乎每一个居民都有几手世代相传的魔法秘术。这里的人可一直都是传承着黑暗的禁忌魔法。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我不希望你惹出任何麻烦。”

    “是的,”一直都沉默不语的勒维团长终于开口:“我也注意到了,这个村镇弥漫着非常浓烈的虚空气息,大家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自从进入到艾卡西亚以来,路边经常可以看到一些高大而又奇怪的雕塑。这些雕塑虽然早已经破损斑驳,显然已经经历了漫长的时光,但依旧可以看出那是一些虚空生物的雕像。

    在瓦洛兰大陆,虚空生物是黑暗和恐怖的代名词,在艾卡西亚却是例外。

    艾卡西亚的居民大多供奉着虚空生物,并且将之视为神祇。时至今日,依旧可以看到一些供奉着虚空生物的神庙。只不过这些神庙大多数已在历史的变迁当中成了破败的废墟,但艾卡西亚的土著对虚空生物的态度却从来没有改变过。

    或许,这才是艾卡西亚被称为罪恶之地的真正原因。

    艾卡西亚是虚空派的旧地,受到虚空气息的影响也最明显。比如已经烹煮过的这只老母鸡,就比一般的母鸡要大上足足两倍,而且非常好斗,其性情和猎鹰之类的猛禽差不多。

    再怎么凶猛的老母鸡,依旧是老母鸡,烹煮成熟之后装在盘子里端上饭桌之后,味道还很不错,至少梅萨就吃的很开心。

    “你们听到了没有?”勒维团长微微侧着脑袋,做出一副倾听的姿态:“自从来到黑松城之后,我就听到了一种非常细微的沙沙声……”

    “那是微风吹过树林的声音吧。”安妮特毫不在意。

    “不,那是黑松蛾的幼虫在进食的声音。”游历四方的阿什拉姆显然更有经验:“刚才我就已经看到了很多的黑松蛾。”

    这个村镇之所以叫做黑松城,就是因为这一带被高大茂密的黑松林所包围。

    所谓的黑松,其实是艾卡西亚特有的树木。浓密厚实的黑松不仅可以作为木材和燃料,还能产生松脂和松蜡等物,更加重要的是,这种树木会结出一种和板栗类似的果实,是附近这一带居民最重要的辅助口粮。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成片成片的黑松就是附近居民的庄稼。

    任何植被都存在病虫害,黑松也不例外,有一种黑色的飞蛾就是黑松树的天敌。或许是受到了黑暗的虚空气息的影响,这种飞蛾的体型很大,所产下的幼虫以黑松的树叶为食。这种幼虫的数量很多,而且食量很大,几天之内就会把成片成片的黑松树啃的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造成松果的大幅减产。

    因为刚刚被敲诈了三个银币,安妮特对黑松城的霉运持幸灾乐祸的态度。但听到阿什拉姆描述这里的人们失去大量口粮之后的凄惨境地,却又怎么都高兴不起来了。

    窗外,农夫和他的邻居们已经穿上了艾卡西亚最传统的黑色长袍,带上了古老的面具,围绕着一堆篝火又叫又跳,仿佛黑夜中的幽灵。

    “他们在做什么?”

    “祈祷,祈祷神祇驱散黑松蛾给他们带来丰收的喜悦。”

    “哈哈,他们大喊大叫的样子真让人恶心,如果我是神祇的话,肯定不会庇护他们。”

    埃米尔老师轻轻的叹息一声,对自己的学生说道:“我不确定神祇是否真实存在,但我相信信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