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乐文小说网 www.lwxsw.cc,最快更新新婚夜,大佬调戏娇妻上瘾了最新章节!

    一个半小时之后。

    陆隽辰的直升机,直接停到了盛梅家后的停机坪上。

    落地后,他下了直升机,大步流星地来到主屋这边。

    一进门,他就看到母亲盛梅双手抱胸,面色极度惨白地迎接自己。而钟鹤然则被人铐着手铐,坐就在沙发上,身边守着两个保镖。

    不,他们不是保镖,而是海门石窟案的警方调查人员。

    “妈,我来了。”

    他打了一个招呼,心情是无比沉重的,今日这事,与母亲而言,应是一大打击。

    “说吧,现在可以说了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盛梅指着被扣起来的钟鹤然尖叫着,声音是发颤的,她努力镇定着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崩溃的情绪。

    陆隽辰想扶盛梅去坐好:“妈,我们坐下谈。”

    盛梅却甩开了儿子的扶持,只是用无比严厉的眼神咄咄然盯着他。

    但他还是强势地将母亲扶了进去,请她坐好,又去接了一杯水给她,这才抚着手心,娓娓道来:

    “妈,您还记得您被绑架这件事吗?钟鹤然也许不是绑匪,但他是绑匪的同伙人。是他和他的同伙人精心策划了那一系列事件。包括将您半空丢下,害您差一点掉入火坑。”

    这项指控,令盛梅的眼神一缩再缩,捏着裙摆的拳头一紧再紧,无他,最后一句话,深深刺痛了她。

    陆隽辰则继续往下说道:“还有今天这件事,我和简玉儿的绯闻,也是他精心安排的。

    “妈,我记得那天您和我说过,是钟鹤然提醒您,您才火急火燎地把我叫来吃晚饭,还留宿了,同时,他又巧妙的把玉儿也留了下来。

    “那天,您没喝酒,只喝了果汁,也是他说您的身体在恢复期,不能饮酒。简玉儿也没喝,因为她说她感冒了,在吃药。他自己倒是喝了,但只喝了一点点。

    “您不知道的,那酒,虽然是家里的佣人端上来的,却已经被他下了料。

    “这种料和我六年前被注射的迷幻剂有异曲同工之妙,喝一点点没事,喝得多了,有了醉意,能让我以为我看到的人是我朝思暮想的人。

    “所以才有了你们看到的这一幕。不过,也就短短十几来秒的时间,我就意识到情况不对劲,直接就把人推开了。其实,当时玉儿情况也不太正常,应该也是被下了药。

    “我一度以为是自己喝醉了,后来觉得不是,曾细细问过玉儿。确定她过来陪我喝酒前,曾和钟鹤然在厨房遇到过。

    “钟鹤然找水喝,她也找水喝。后来,我让人验了玉儿喝过的水,的确被下了药。

    “妈,简玉儿是喜欢我,但是我根本就不喜欢她。而且之前,我与她已经说开了,所以她不可能为了得到我而下药,那么肯定是别人下的药。

    “妈,那个人就是钟鹤然。这一切全是他在背地里搞出来的。”

    说罢,他目光沉沉地盯视这个深藏不露的男人,为了报复陆家,钟鹤然真的是不择手段。

    钟鹤然呢,在等陆隽辰来的这段时间内,一直一声不吭,直到这一刻,他轻蔑一笑,冰冷地反问了一句:“陆朝阳,你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

    一顿,他继续得往下说道:“我和你妈是同学,我们认识的时间,甚至比你爸认识你妈还早。如果不是你们陆家横刀夺爱,这世上根本不会有你。你说我在害她,我为什么要害她?她是我女人,盛梅是我从大学时代就开始喜欢上的女人……”

    最后一句叫得无比尖利……

    同时,那深藏在骨子里的憎恨,也被诱导了出来。

    平日里显得温存的眼神,也变得有些狰狞。

    陆隽辰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

    “这就对了,你恨陆家,打心眼里一直在恨。你想毁了陆家,可是你也知道,就凭你,根本做不到毁掉陆家。

    “就在这个时候,有个人出现了,他拉你入伙,你们打算一步一步把陆家彻底毁掉……所以,你在恰当的时候绑架了我妈,还有我儿子……用他们来折磨我,毁我们陆家。

    “当然,你可能并不想伤害我妈,但是你的同伙人很可怕,当我妈落到他们手上时,她的命运就不受你掌控,而受到了你同伙人的摆布……

    “所以,当我妈救回来后,你对我妈怀有浓烈的负疚之情,但同时,你又在利用我妈,要她在这个节骨眼上离婚,以此来造成对陆氏集团的二次伤害。

    “可惜,我说服我母亲暂时不离婚,然后,我故意爆料说我找回了东雪的女儿,紧跟着,你的合伙人就让你去偷那位的头发做DNA检测。

    “同时,你因为见过了时卿,对时卿的身世有了疑惑,也应该在暗中偷了时卿身上的头发之类的标本去做了DNA亲子鉴定。

    “所以,他们早早知道了时卿的身份,而在那一日,把时卿约了去,想通过告知我老婆有关她的身世,来激发她对我和陆家的恨意……”

    “结果,人算不如天算。

    “时卿并没有急着要和我离婚。于是你就在那天晚上给我拍了那段视频。只要这段视频一公开,就会成为压倒时卿的最后一根稻草。她会因此大失所望,会走离婚这条路。

    “说白了,你们动作那么多,就是要拆散我们……

    “钟鹤然,你给我说说看,那个人是谁?处心积虑想拆散我和时卿的人是谁?东雪已经没有亲人了,是不是……骆宾……”

    最后一句,他问得很艰涩,声音是无比沉重的。

    如果是,这与时卿来说,那就太残忍了。

    钟鹤然面不改色,抵死不承认:“陆隽辰,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一句都听不懂……盛梅,你儿子果然是陆家的种,这种给人栽赃的本事啊,还真是不小……我懂了,他是不想你离婚,故意编了一套说词,把我套在里头。”

    事到如今这个地部,他竟还在那里反咬一口。

    “朝阳,你要是没有证据,可不能乱说啊……这怎么可能,这完全不可能?”盛梅要崩溃了……

    陆隽辰知道,这与母亲来说,是一件很难让人接受的事情。十几年了,她信任那个男人,以为那个男人就是她的救犊,结果不是,那个人甚至于想要她的命……

    “妈,我有证据。”

    他吐出了一个极度残忍的话:

    “刘成雄已经醒了。他交代了,钟鹤然参予了那起绑架案。您要看他交代的视频吗?我用特殊途径搞到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