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www.lwxsw.cc,最快更新穿书后我有了四个爸爸最新章节!

    番外十六

    “帮个忙, 今晚的值班, 我不过来了。”连锋一边脱制服, 一边朝旁边的原晋非道, “有事给我打电话。”

    “等等。”原晋非拦住往外跑的连锋, “你小子不对劲啊, 这段时间怎么回事, 怎么天天都想往家跑。”

    从进入这家派出所,两人就是搭档,一年了, 连锋可是所里的模范民警。

    他们是基层民警,每天管些鸡毛蒜皮的事,原晋非是警校的优等生, 结果毕业分配到这旮旯, 气都气饱了。

    偏偏警校传奇的连锋到了这儿,每天跑勤做些微不足道的小事, 也做的一丝不苟, 完全没有一点不满, 让原晋非着实敬佩。

    ——原晋非和连锋是同届校友, 奈何一直被连锋压在头顶,得知连锋也分到这儿时, 不满瞬间消失。

    一年的搭档合作中, 两人慢慢成了好兄弟。

    在原晋非这儿, 连锋是一个自律到可怕的人,他有着自己的信仰和坚持, 正是这份信仰与坚持,才让他选择从警。

    即使分配到基层当民警,依旧热爱,用他的话来说:我身负警察二字,肩上担的是责任,不可丢弃。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了放假,连锋从来是所里第一个到,最后一个离开。

    但从上个月开始,一到下班的点,没有特别重要的事,连锋第一个下班走人,早上也是,经常踩着点过来。

    原晋非刚开始以为他是想歇息一下,可这种情况持续一个月,今儿个终于忍不住了。

    好歹是兄弟,若真有什么事,该帮衬的自然得帮衬。

    “是不是家里边儿出什么事了?”原晋非问。

    然后他发现,搭档的脸色居然在瞬间变得……柔和起来?

    要说连锋这颜值,放在整个警校内也是数一数二,原晋非在校园内,曾亲眼目睹师妹递情书给他。

    但这家伙吧,空长一张帅脸,整日冷着一张脸,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打眼一看怵的慌,师妹们连续碰壁后,自然就淡了。

    因为这个原因,刚开始两人成为搭档时,还闹过不少矛盾——当然,是原晋非单方面的闹,连锋全程没理他。

    熟了之后,原晋非才明白,连锋不是目中无人,他天生就这狗脾气,反倒吸引妹子,用妹子的话来形容:又帅又酷。

    现在这家伙脸上露出这种表情,差点让原晋非怀疑,这货是不是脑子某根弦断了。

    “没事。”知道原晋非是好意,连锋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先走了。”

    原晋非只得眼睁睁看着连锋匆匆离开,那架式,仿佛家里有什么东西勾着他回去。

    太奇怪了。

    原晋非抓着脑袋,想不出所以然。

    *

    连锋解开单车的锁,看了下时间,眼中现出几分焦急:不知道小家伙有没有哭。

    去年发生一件奇怪的事,他得了一个女儿,并且,女儿不止是他一个人的。

    虽然十分不可思议,但事实证明,女儿体内有四个人的基因。

    所以,他的女儿包括他在内,一共有四个爸爸。

    女儿是从江面飘过来的,他们四人一起想名字,最后以“江面”为谐音,取名“姜眠”。

    四人约定共同抚养女儿,一人养三个月,在属于各自的抚养期间,其他人不能插手干涉。

    之所以定下这样的约定,是为了让宝宝和他们每个人亲近,除非不愿意抚养,主动放弃抚养权。

    没人愿意放弃,协议就此定下。

    上次轮到连锋,女儿还是几个月大的小婴儿,他毫无经验,怕伤到小宝宝。于是用所有工资,加上以前存款,全程请了位保姆照顾三个月。

    再次轮到他,女儿已经一岁多,会走路会说话了。寒旭送过来时,她好奇的看着他,一点也不害怕。

    他抱她时,她乖乖的,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仿佛在打量他,又仿佛是在确认,这也是自己的爸爸。

    “眠眠,你知道我是谁吗?”他先出声打断沉寂,紧张的观察小家伙的反应。

    然后他感觉温软泛着奶香的小胳膊圈住自己的脖子,听到女儿软软糯糯,还有些含糊的声音:“粑…粑~”

    那一刻,连锋瞬间呆滞住。

    ……

    连锋踩着单车,路过一家水果摊贩,买了些新鲜水果,又去市场买了些蔬菜,回到所住小区。

    他住的是老小区,没有电梯,在二楼,正好碰到从楼道下来的一位老人。

    “小连回来啦,眠眠今天特别乖。”老人笑的满脸褶子,“我就没见过这么乖的小孩。”

    老人姓张,是位寡居老奶奶,子女不在,老伴去世后,她一个人住在这儿。巧合的发现连锋家有个小团子,主动在连锋上班的时候帮忙照顾小姜眠。

    老人家特别喜欢小姜眠,连锋给她什么她都不要,若坚持,还会生气。

    她说:“老太婆活不了多久,难得这么喜欢小丫头,你若真感谢我,教眠眠喊我一声太奶奶,我就满足了。”

    ……

    “眠眠刚刚睡着,我想着去买点西瓜,等她醒了可以吃。”张奶奶看向连锋手中提的袋子,“你已经买了呀,正好。”

    连锋扶着张奶奶走上二楼,打开家门,来到卧室。

    床上的小姜眠团成一团趴着,也不知怎么睡的,脑袋拱进了枕头下,身上盖了张小毛毯,床边放了盆冰块。

    天气热,小孩子不能吹风扇,于是放盆冰块,物理降温。

    张奶奶笑的眼睛都没了,慈爱道:“我出门的时候还是躺着睡的,转眼就趴着了,你看看,像不像只小青蛙。”

    连锋走过去,揭开枕头,露出小家伙粉嘟嘟的小脸蛋,嘴里咬着一截大拇指,睡的香喷喷的。

    他低头轻轻亲了亲女儿嫩嫩的小脸,然后对张奶奶道:“您坐下休息,我去做饭。”

    “可别。”张奶奶摇头,“我回自个儿家做,别管我。”

    “水果也别给我,我有,都留着给眠眠。”

    强硬拒绝完,老人家麻利离开,没过多久,端来一盆刚出锅——亲自烙的千层饼。

    “眠眠喜欢吃,不过得控量,小心闹肚子。”张奶奶风风火火来,又风风火火回去。

    老人家想的很清楚,小丫头的妈妈,人影儿都没见着一个,连锋又当爹又当妈,还要工作,每天和小姜眠相处的时间不多。

    她虽然是“太奶奶”,到底不是亲的,连锋下班回来的日子,正好培养父女关系,她哪能打扰。

    连锋的厨艺只能算凑和,以前一个人,随后吃点填饱肚子就行。

    现在养个女儿,厨艺自然要精进,这段时间,他厨艺上涨的速度可谓日行千里。

    他煮了点蔬菜瘦肉粥,又做了些辅食,最后才简单做了一个自己吃的菜,一并端上桌。

    返回卧室,小姜眠还在睡,只是明明已经把枕头揭开,她居然又把小脑袋拱进枕头下了,一只藕节似的小腿儿还翻出毯子,差点勾到头顶,姿势清奇,

    睡姿得纠正。

    心里这么想的他,快步走过去,把小姜眠从枕头下解放出来,顺势抱在怀里,在她脸上刮了下:“眠眠,起床了。”

    没动,继续香喷喷。

    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快八点了,连锋忍不住戳着女儿嫩乎乎的小脸:“再不起来,晚上会睡不着。”

    按照他的性格,这会儿应该强制将女儿唤醒,可看着小姜眠熟睡的模样,哪里能忍心。

    干脆抱着女儿出卧室,一只手托着女儿,一只手搅拌碗里的粥,以此更快冷却。

    “粑粑。”怀里的小团子终于醒了,抱着爸爸的脖子,眨了眨困顿的眼睛,她现在说话越来越清楚,堪比一些三岁孩子,“好香香。”

    她鼓着红润润的小嘴巴,在连锋脸上亲了口,然后捂着嘴,皱着小眉头:“扎。”

    被爸爸脸上的胡子扎了。

    连锋使坏,故意用胡子去扎她,她赶紧用小手捂脸,捂了这里捂不到那里,最后急了:“粑粑,坏!”

    连锋不逗她了,把她放在儿童椅子上,她立刻看到泛着香味的千层饼,斩钉截铁地说:“太奶奶做哒。”

    在她的认知里,粑粑是做不出来这么香香的饼哒。

    连锋:“……”

    好歹留点面子。

    父女俩吃完饭,连锋收拾碗筷去厨房,特意没收小姜眠的。

    为了帮爸爸忙,小姜眠捧着她自己的小碗小筷子小勺子哒哒哒的跑到厨房,还没有连锋大腿高,努力踮起脚尖,喜滋滋地说:“粑粑,洗。”

    连锋接过,不由自主露出笑容,鼓励道:“眠眠真棒。”

    小丫头开心极了,为了表现自己,她又返回客厅拿扫帚,准备扫地。

    她虽然还小,但是也要帮粑粑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连峰特意给小姜眠买了把小扫帚,等连锋洗完碗出来,就看到小丫头拿着自己的小扫帚,哼哧哼哧扫地,可努力了,连自己的一只小拖鞋掉了都不知道,光着脚丫努力干活。

    “粑粑,你看我扫的干不干净。”见到爸爸的小姜眠很高兴,拖着扫帚往连锋跑去。

    她有只脚没穿鞋,跑的跌跌撞撞,然后脚下一滑,连锋脸色一变,迅速扑过去,到底慢了一步,小姜眠摔在地上。

    没有预料中的大哭声,连锋连忙捞起小姜眠,后者反朝他笑,勇敢地说:“粑粑,不痛哦。”

    连锋一颗心从半空落回原地,看着小丫头额头上肿起来的小包,抿了抿嘴,用土方法迅速给小姜眠消肿——去厨房挖了一小点猪油抹在小包上。

    全程小丫头没喊过一声疼,但大大的眼睛里已经蓄满泪水。

    “疼就哭出来。”连锋心疼极了,手中的动作愈发轻柔。

    话音一落,小姜眠立马哭了出来,边哭边说:“是我自己摔到的,要勇敢不能哭。”

    “在爸爸面前不用勇敢。”爱怜的亲了亲女儿的小脸,连锋耐心教育,“下次不能跑这么快,就算看到爸爸也要慢慢的,好不好?”

    小姜眠重重点头:“我记住了。”

    小插曲过后,连锋带着小姜眠去楼下逛。

    张奶奶年纪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