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www.lwxsw.cc,最快更新闺门春秋最新章节!

    陈妈妈站在廊下听见屋子里一阵嘈杂,又听见阮氏喊她,赶紧跑进来。

    秀荪正捂着自己的耳朵,呲牙咧嘴的乱叫,呜,她好委屈,自家娘亲生了气就上手的毛病本来只针对她爹和姨娘们,如今招呼到她身上了,她再也不敢幸灾乐祸了。

    哎呀哎呀好疼呀。

    陈妈妈见状,赶紧上前护着秀荪,轻轻捉住阮氏的手腕,“太太,太太,你先放手呀,你看给孩子疼的。”

    阮氏方才是气急了,此刻看秀荪疼得眼泪都出来了,耳朵连着半边脸颊都通红通红的,这才收了手。

    陈妈妈赶紧趁机将秀荪护在身后,秀荪就抱着陈妈妈健硕的腰呜呜哭了起来。

    她是真的很疼很委屈呀,呜,都活了两世,第一次给人转圈扭耳朵,徐景行,要不是为了你,老娘至于吗,呜。

    陈妈妈扶着阮氏到罗汉床上坐着,又将炕几上的茶盅捧了送到她手里,缓声道,“太太,小姐并非那不明白的,您好好说道理,小姐自会明白的。”

    她还不知出了什么事,只好先这么说,缓缓局面。

    阮氏就抬头看了秀荪一眼,秀荪乖乖扑通一声又跪下了,阮氏见她一脸乖顺认错的样子,半张小脸都通红,耳朵好似也肿了,又很是心疼。

    不由得拍着炕几哭起来,“为娘就你这么一个闺女,你说,你要是有个好歹,你叫为娘怎么活呀。”

    秀荪赶紧膝行过去掏出帕子给阮氏擦眼泪,哭道,“娘,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秀荪知道阮氏的担心,她本应该在第一时间告诉阮氏,或是救助,或是送官,都应该由阮氏来拿主意。

    而不是不知死活地和一个不明身份身受重伤的外男呆在一起这么久,她的清誉和生命都有可能毁灭殆尽,看似救人,实际上却等同自戕。

    这一切秀荪都明白,若这人不是徐景行她就会让小喜鹊和莺歌看住那院子,然后通知阮氏过来处理,既不会让人知道她泡温泉的时候有人闯入,又能保护自己的安全。

    可是,那人偏偏是徐景行,她必须要救的人,一是时间紧迫,她担心他流血过多伤重而亡,二是不管魏国公府有没有被皇上清算,她都不能让阮氏将他送到官府,否则徐景行怎么向地方官员解释他一个国公府世孙为何被人追杀。

    所以,她不得不先斩后奏。

    而且,她已经在心里推演了很多遍,徐景行必然要休养几天,躲避追杀,想要在这座院子里无声无息藏个大活人,肯定是不可能的,这事怎么也绕不过阮氏,必须说服阮氏,才能保护徐景行。

    她已经做好了挨打的准备,呜,让巴掌和竹片来得更猛烈些吧。

    唯一对不起的是小喜鹊,她会尽力护她,不过一顿打是免不了了,可是,她顾不得了。

    “这事不能声张。”阮氏已经找回了冷静,这孩子还是是该罚,而且要重重责罚,不过秀荪既然并没有被那人伤害,那么目前最紧要的是保住秀荪的名声不受损伤。

    “这事还有谁知道?”阮氏问。

    秀荪犹豫了下,道,“还有小喜鹊,莺歌我也没让知道。”然后急急替小喜鹊道,“娘,她什么都不会说的,您不要……”

    阮氏抬手制止她,“我知道,她是你的丫鬟,素来对你忠心,我不会动她,这次却也不能饶了她。现在这不是最紧要的事,你先带我去见那人。”

    秀荪听阮氏这么说,知道小喜鹊也就是挨一顿打了事,松了口气。

    可阮氏要去见徐景行,她赶紧制止,“娘,这件事您就别出面了。”

    见阮氏面色不豫,急忙解释道,“此人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无声无息潜入咱们庄子,可见他武功高强,要是硬拼起来,咱绝对不是对手,不如就把温泉院子里的人手都调到别处,其他一切如常,每日只送些医药水食,让他自行养伤,伤好了他自然就走。咱不问他是谁,他也不用知道咱们是谁。以免日后麻烦。”只好先这么说了,希望徐景行争气点,千万别高热。

    阮氏沉吟片刻,似是认真思考秀荪说的办法,“好吧,”她叹了口气,“就让小喜鹊去送药送吃食吧,她这顿打先记着。告诉小喜鹊,那人要是问起,就说咱们是路过的,投宿在这个院子,这样他就算知道这庄子是咱家的,也确定不了咱们的身份。要是他不问,也就不必说了,免得此地无银三百两。”

    这个安排挺好,秀荪点头应了。

    不料阮氏话锋一转,“明天一早,你就跟我到附近的庄子巡查,这里就交给陈妈妈和小喜鹊。”

    “娘!”秀荪抬起头,她实在放心不下。

    阮氏却狠狠瞪了她一眼,厉声道,“听话!”

    秀荪立刻蔫了,本想扶着阮氏的腿爬到她身边撒娇一番,却不料阮氏喝道,“给我老实跪着,手伸出来。”

    秀荪疑惑,抬头去看,却见阮氏肃然道,“小喜鹊可以过后再罚,你却是今天非罚不可,陈妈妈,去取柄戒尺来。”

    陈妈妈看了看阮氏,又看了一眼可怜巴巴跪在地上的秀荪,最终什么也没说,转身出去了。

    不久后,屋里传出声声哀嚎,陈妈妈也没闲着,自去找小喜鹊耳提面命了。

    ——俺是秀荪这也算两肋插刀了吧的分割线——

    三伏天的夏夜,熏风暑热,秀荪走近温泉院子,只觉得周身蒸腾着热风。

    白天小喜鹊他们煮茶的房间,角落里的睡榻上,有个高大的身影侧躺在上面,似是睡着了,一动也不动。

    秀荪端着羊角灯,一步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