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乐文小说网 www.lwxsw.cc,最快更新时空大门最新章节!



    尼科尔和米雅莉静静对视。

    就在此时,一股轻微的魔法波动在塔中震颤了一下,非常轻微的一下,但是尼科尔和米雅莉都如受雷劈,顿时愣在原地,先前的气势都被吃惊所取代,两人的目光一齐转向了达拉的身后,那个一贯沉默的小女孩娇妮。

    娇妮静静地看着两人,一阵噼里啪啦的细小爆裂声在塔内响起,众人此时都注意到,这个小女孩的右手五指呈抓取状,一团小小的火球,就在小女孩的手中不断翻滚爆裂着。

    尼科尔和米雅莉不禁相顾骇然,先前的对峙瞬间消失,转眼便只剩下无尽的惊诧和疑惑。对于他们而言,能够以自身的魔法力量齐聚火球,并且能够加以控制的,已经可以算作通过魔法试炼的**师了,而当世能够通过这项魔法试炼的法师,在整个图雅大陆上都屈指可数,并且无一不是经过漫长岁月中无数次的魔法实验和积累已久的魔法知识方能达到。眼前的这个小女孩,最多不过七岁,在人类中也属稚嫩孩童,尽管此前二人都已看出娇妮的潜在魔法天赋和能力,但是却没有一个想到,她的魔法造诣竟然已臻此境。照此发展,她要超越那个传奇般的黑袍法师托克·阿兰德,也指日可待。

    其他众人不通魔法,但看到这样的魔法奇观在一个小女孩手中出现,却也吃惊不小。

    对于达拉而言,娇妮现在比以前翻白眼的时候又多了一项让人望而生畏的魔法技能,一时不知该感到欣慰还是可怕,也只怔怔地注视着娇妮,有些失神。

    娇妮抬起手,将手中的火球对准上方的尼科尔。

    达拉却忽然喊道:“娇妮,别这样。”

    娇妮如遭电击,停了下来,手中的火球瞬间消失无影,她有些迷茫地盯着达拉。

    其他人的目光也都一齐转向达拉。

    达拉环顾四周,诚恳地说道:“我们来这里有求于人,应该遵守主人的规矩,”接着又抬起头,看着上方的炼金术士尼科尔,“如果您确实有难处,我们现在就告退,打扰之处,还请见谅。”

    尼科尔脸色古怪地盯着达拉,陷入沉思之中。

    众人都以为达拉的话惹到了这个神经异常的家伙,不禁暗自着急。

    米雅莉和小女孩娇妮更是悄悄聚集各自的魔法能量,一旦尼科尔对达拉发难,就立刻出手相助。

    良久,只见尼科尔长叹一口气,对达拉说道:“你这小子,还真像我年轻的时候。算了,就当是帮自己一回。你来这儿干嘛?”

    达拉将他们的目的简单叙述了一下。

    尼科尔皱皱眉头,一摇椅子手柄,从上面摇了下来,直到地上,才从椅子上站起身,看着达拉道:“小事一桩,你的宝剑呢?”

    达拉将腰间的佩剑取下来,双手呈给尼科尔,那是厉娜在卡林杉港新近购置的一把宝剑。

    尼科尔只看了一眼,问道:“就这?”

    达拉点点头。

    尼科尔又是一皱眉头,道:“你跟我来。”说着朝屋角的楼梯走去。

    达拉略微迟疑,举步跟上,小女孩娇妮一手抓了达拉的衣角,紧紧跟在达拉身后。

    厉娜愣了愣,她实在不想继续和那个古怪术士呆在一起,但是留下来面对米雅莉一干陌生人,她也不愿,想了想,还是迈开步子跟上达拉。

    尼科尔走到楼梯口,停下来,转过身,看着其他人恶寒寒地道:“就这傻小子跟我去就是了,其他人不必来,我不欢迎!”一低头,看了看达拉身边的“小尾巴”,语气转而温和:“你例外,小姑娘。”说完,顺着楼梯走下去了。

    “别一个人去,达拉,”厉娜小声恳求道,“那人那么怪异,我怕……”

    “没事的,放心吧!”达拉对厉娜微微一笑,眼睛却看着米雅莉。

    精灵法师冷冷的没有任何表示,只是和达拉眼神相遇时却微微闪烁了一下,低下眼,语气冰冷地说道:“自己留心。”

    达拉大喜,还要再说什么,却听得尼科尔在下面不耐烦地说道:“快下来,又不是生离死别,不过是叫你跟我去选把剑。”

    达拉一听,更加欢喜,但看看楼梯还是有些疑惑地问道:“老先生,你说过不要走楼梯的,我还是……”

    “什么老先生?我老了吗?”尼科尔在下面喝问。

    达拉忙道:“不,也不是很老。”

    “也不是很老,毕竟还是老了嘛。”尼科尔道,突然又提高声音,说:“磨蹭什么?快下来,我说过不要走楼梯上去,又没有说不能走楼梯下来。快来!”

    达拉暗暗吐舌,这尼科尔当真古怪得紧。

    娇妮跟着达拉,达拉跟着尼科尔,三人来到城堡中另一座白色小尖塔内,刚一进去,达拉便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这座白色尖塔是中空的,里面的墙壁百孔千疮,每一面墙壁上都密密麻麻地插着各种各样的宝剑,亮晃晃的,看得达拉眼花缭乱。

    尼科尔面有得色,对达拉说道:“这是我的‘剑塔’,里面收藏着各地的宝剑,也有我自己订制的,都根据宝剑各自的特性,加持有合适的魔法在上,任何武士能得到这其中一柄剑,都如虎添翼。不过,一般人我是不会带他来这儿的。”

    达拉惊喜交加,倒是愣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这儿吗?”尼科尔忽然古怪地笑问道。

    达拉摇摇头,实在不明白这古怪术士何以对自己另眼相看。

    “你很像年轻时候的我,都那么极端。我那时极端的聪明,却也极端的傻;你现在极端的傻,却也极端的聪明。这极端,它是好事,也是坏事。不过,我先告诉你,你以后肯定会变得和我现在一样的!”

    达拉不太明白尼科尔疯疯癫癫地在说些什么,但是大致意思却还明了,虽然心里不敢苟同,嘴里却并不说出来。

    娇妮却忽然伶牙俐齿地说道:“达拉哥哥才不会变得和你一样!”

    尼科尔一怔,想不到她小小年纪,却对自己浑然不惧,叹一口气,问:“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不?”

    娇妮撇撇嘴道:“为了个女人呗!”

    尼科尔居然老脸一红,道:“你那达拉哥哥,也会因为一个女人变成我这样的。”

    娇妮怒道:“呸!才不会!”

    尼科尔摇头叹道:“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旋即又转过头,语重心长地对达拉说道,“当心女人,这甜蜜的毒药啊!”

    达拉不解其意,心想:这尼科尔老先生还真不是一般的疯癫,居然和一个小女孩也能拌嘴,还吵得这样热闹,不可开交。猛然记起米雅莉他们还在方塔内等候自己,不禁有些着急起来,小心翼翼地提醒尼科尔道:“老先,不,先生,那剑……”

    尼科尔用手一指,说道:“自己去拿。”

    达拉看了看他手指的方向,那里少说也插着成百上千把剑,于是又问:“是哪一把?”

    尼科尔怪眼一翻,道:“你来之前,那叫‘迈克’的武士没告诉过你?”

    “什么?”达拉疑惑地问道。

    “我这里的剑都是有灵性的,不但你挑选它们,它们也挑选主人。你看中了哪一把,就自己过去拿,拿得出来,那剑就是你的,拿不出来,就另选一把了。”

    “那要是都拿出来了呢?”娇妮从旁笑问,达拉有些惊讶地看了娇妮一眼,认识她这么久以来,从没有见她说这么多话,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在这剑塔之内却这般活跃。

    “那就都给你那达拉哥哥了呗!”尼科尔满不在乎地答道,忽然又狡黠地一笑,说,“可要是他一把也拿不出来,那就是自身魅力太差,没一把剑看得上他,我也爱莫能助了。”

    娇妮白了尼科尔一眼,对达拉说道:“达拉哥哥,你快去拿剑,越多越好。”

    达拉一笑,慢慢走进剑塔里面,靠近那些横七竖八插在墙壁中的利剑,看了半天,只见这里的宝剑果真把把锋利,件件迷人,几乎每一把都是爱剑之人一见之下就不忍释手的精品,就算在其中任选一把,也如多了个得力助手般为自己生威不少。看来瞧去,委实不知道该选哪一把才好。

    忽然,一阵极为细小的震颤声传来。

    达拉抬起头,发现剑塔顶端部位却插着两柄剑,其中一柄剑身光亮无比,璀璨夺目,另外一柄剑身乌黑,看上去平淡无奇,如果不是它还在轻轻地颤动,达拉根本不会注意到,在那柄光耀闪烁的剑旁,还有如此一柄黑不溜秋的细剑。

    达拉心内一动,想:难道,刚才发出那声音的,便是这把剑?达拉不禁看了又看,只觉得那柄剑始终太过平凡,丝毫看不出什么上等兵器的模样,于是又转头去看那亮光四射的宝剑,正在盘算怎么上去拔剑一试。

    可惜,看了半天,始终没有发现周围有什么可以触手攀登的东西,为此纳闷不已,看看地上,也没有开始在另一座黑色方塔内见到的机关,想要不要问下尼科尔,自己如果想要剑塔顶端那柄宝剑,又该如何上去。

    回头一看,一老一小正在咕哝细语,娇妮盯着自己,眼含微笑,尼科尔却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达拉不敢再去麻烦那脾气怪异的炼金术士,急忙转过身来,重又看着上面的那柄宝剑,发起愁来。

    一阵阵细微的颤动声再次传入达拉耳中,达拉一看,还是那柄看去平淡之极的黑剑在震颤,脑中忽然灵光乍现,想起尼科尔所说这里的宝剑也会择主一说,不由得对那柄黑剑又多看了几眼,发现它虽然不如其他宝剑那般光亮,却另有一番特别的乌亮光晕,再说,尼科尔将它放得那么高,和另外那柄亮闪闪的宝剑并排而立,可见它的地位在众多宝剑之中,自然不像外表那么平凡。

    达拉顿时有些心动,不由得怔怔地看着那柄黑剑,出神地想道,究竟要怎么做,才能将它取到手里?

    正想着,达拉瞬间只觉得触手冰凉,只见一柄乌黑的细剑已经安然地握在自己手里了。

    紧接着,在一刹那间,黑剑大放异光,不住颤动,震得达拉几乎拿捏不住,一股强大的电流自剑柄传到达拉身体,达拉浑身一颤,只见许多画面纷至沓来,自己好像置身于一个远古战场,无数的恶魔汹涌而来。

    自己仿佛变成了一柄剑,不断地朝那些涌过来的敌人奋力砍杀,达拉只觉得头晕目眩,不由得闭上了眼睛。那些画面却丝毫不受影响地继续出现在他的脑海中,片刻之后,画面一阵猛烈地抖动,停了下来,定格在一张靠近自己的大手之上,一个声音突然响起:“这就是传说中的上古神器,‘雷’剑吗?”

    然后,达拉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到了,他惊讶地睁大眼睛,发现自己还在尼科尔的白色剑塔内,手里握着的黑剑也已经停止抖动,安静地被自己握着。

    他有些疑惑地转过头,却见尼科尔也是一脸愕然地盯着他,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半晌,尼科尔才对达拉震惊地喊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达拉只得茫然地对尼科尔摇摇头。

    尼科尔脸色难堪地说道:“还真是傻人有傻福。不过,这柄剑非同寻常,你自己要多加小心!留心控制!”紧接着,袍袖一挥,指着外面对达拉和娇妮说道,“你们走吧!记住我今天在剑塔内说过的话!”

    达拉道谢完毕,带着娇妮离开了,走出一段路后,却见尼科尔还是呆呆地站在剑塔门口,失魂落魄地望着他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达拉想:莫非是舍不得这把黑剑?

    不由得又将握在手里的黑剑翻来覆去,仔细瞧了个遍,这才发现,乌黑透亮的剑身上,有一面剑面上,竟然刻着一个大大的“雷”字,只是字的颜色和剑身颜色相差不多,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在这个大大的“雷”字旁边,还刻着四个细小的黑字,“上古神器”,猛然回想起初拿到这柄剑时脑海中涌现出来的那些画面,不禁“呀”地出声,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上古神器,‘雷’剑吗?”

    小女孩娇妮拉拉达拉的衣角,问道:“达拉哥哥,你说什么?”

    达拉这才回过神来,想,没想到自己竟然挑中了把上古神器,难怪尼科尔脸色那么难看。自己和他并无太多交情,怎么好意思拿人家这么贵重的东西,但要将这柄上古神器雷剑还给尼科尔,达拉又觉得很舍不得。一时间,达拉变得犹豫起来,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想了半天,还是下定决心,暗道:“管他,既然他已经送给我了。”

    达拉决心一下,顿时欢欣无限,越看这柄黑剑,不,这柄上古神器“雷”剑,越是觉得喜欢,当下得意,不禁拿起剑,随手一挥。

    “轰”的一声巨响,一股莫名大力从剑身发出。达拉惊讶地看到,自己拿剑挥过的地方,就连空气也仿佛被劈成了两半,嘶啦啦地裂了开来,不远处,尼科尔的白色剑塔也在这股大力中震颤不止,抖落一地砖瓦灰尘。

    炼金术士尼科尔先是被吓了一跳,紧接着,看清捣乱的人正是他好意赠剑的达拉时,顿时怒气冲冲,直接一道闪电飞了过来,就连娇妮也还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达拉已经被尼科尔的闪电击中,“扑”的一下,晕倒在地了。

    在一阵颠簸中,达拉醒了过来,首先看到的,便是自己身边厉娜和娇妮关切的脸。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已然身处厉娜家的大型豪华马车之内。米雅莉和迈克坐在马车内的另一边,一个淡漠地看了自己一眼,另一个则神色泱泱。并且,还有两个人也在马车一角,挨着迈克,那是牧师伊莎贝拉和武士米尔。

    达拉很快便想起在尼科尔的古怪城堡遭遇的事,不禁问道:“那柄剑呢?”

    厉娜惊讶地问:“什么剑?”

    达拉心中一惊,差点儿跳起来撞到马车车顶上,想:难道在我昏倒过后,尼科尔又把那柄“雷”剑拿回去了?一低头,才看见自己手里依然紧紧抓着那柄乌黑的细剑,仿佛这把剑就是长在自己手里一般,已经变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自己这般紧握,手里却殊无异样感,不禁松了口气。

    厉娜顺着达拉的目光看过去,道:“呸!早知道,就不该听信谗言,”看了迈克一眼,对方苦笑,厉娜继续道,“那炼金术士脾气怪异不说,在宝剑收集方面,也只是浪得虚名。你看他给你这柄破剑!还不如我给你选的呢!”

    达拉却想着自己在剑塔内看到的那些画面,不由陷入沉思之中。

    众人看他发呆,只道是选了把“好剑”欢喜傻了,也不去理会他。只有厉娜不时地问这问那,达拉却偶尔回答一两个字,重又看着他的“雷”剑发起痴来。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