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乐文小说网 www.lwxsw.cc,最快更新时空大门最新章节!

>     两股力量对峙着,此时就连达拉等人也已经感受到了空气中汹涌的不安。

    澎湃的魔法力量犹如巨大的海浪一样,不断拍击在众人身上,像是拍击着一叶叶汪洋里的孤舟。达拉他们再次感受到了昨天在小旅店初见娇妮发病时的惊恐,而今天尤为糟糕的是,除了格雷斯,没人知道怎么才能控制住娇妮,可现在格雷斯也同样被悬在半空中,也像众人一样被藤蔓捆住,脱身不得,只能大声对着娇妮喊叫:“娇妮!快停下来!快!”

    翻着白眼的娇妮其实早已听到父亲的声音,她也很想赶紧停下来,但是此刻身体已经不受控制,体内汹涌不断的力量需要找到一个出口来发泄,否则,她自己也快要被这股力量炸得粉身碎骨。而对手却竭力阻挠她,企图困住她,这一点令她发疯。她全部的本能都愤怒起来,更加凶猛地集结起一股股越来越大的魔法力量,反抗起来。这是一种疯狂的反抗,不是吞噬对方,就是反噬自己。

    娇妮实在已经发了狂,体内的基本生命控制了她,生存的意志淹没了她,令她不顾一切地想要将阻扰自己的所有东西,甚至所有人都摧毁。

    事实上,对手也同样感到惶惑,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对抗一个6岁的小女孩竟然需要米德兰最优秀的术士们联手,而且随着小女孩力量的不断膨胀,他们的力量反而在对抗中不断流失,这一点同样令他们发狂。

    阿尔米西娅此时已经在小女孩汹涌的魔法波动中感受到了熟悉的印记——“生命之花”。

    这才是真正的“生命之花”发出的魔法波动!

    如同“生命之花”日夜盛开一样,面前的小女孩也绽放出无与伦比的魔法力量,在他们都快要将魔法力量消耗殆尽的时候,对方依然源源不断地汇集起无穷无尽的魔法能量,所有的人都仿佛正经历一场大地震前的波动,一震强似一震,每当他们以为真正的强震已经爆发时,接下来又一波更强烈的震荡已经迅速袭到,令众人的心也被一波一波的魔法波动高高荡了起来。

    术士们专注于和娇妮的魔法对抗中,只是依靠本能,在不断地抗拒着那最终的毁灭。

    先前以为合众人之力可以轻易制服眼前这个小女孩的希望已成泡影,此时的他们,只有迅速从这场魔法对抗中抽身出来,得以生存的**,但是对方就像“命运”一样挣脱不掉,不可抗拒。

    对于死亡的巨大恐惧令他们愤怒入狂,都竭尽全力振作起残余的精力,一次性释放出各自拥有的全部魔法力量,企图挣脱死亡的纠缠。

    这样的压制令娇妮有强烈的窒息感,她的反抗也已经到了临界状态。此时的她已经不是那个6岁的小女孩了,她根本无法控制体内的巨大潜力,她早已完全失去了意识,只剩下强烈的本能。这种本能驱使她吞噬一切。

    突然间,没有丝毫先兆,娇妮体内蕴藏的力量全速爆发了,犹如一颗魔法飞弹般炸裂开来,这一次汇集的魔法能量如此之多,早已不是她娇小瘦弱的身躯可以承受。

    达拉他们和宫殿内的物品全部被狠狠地从高空摔了下来,重重地掉在地上,每个人都不同程度地受了伤,殿内物品更是碎了一地。

    几个压制娇妮的术士们都被强力反弹出去,一下子飞出老远,摔在地上,更确切地说,是贴在地上,七窍流血,腿脚还在不停地抽搐着。

    就连阿尔米西娅他们,也被这一股股巨大的魔法波动震倒在地。

    紧接着,众人骇异地观看着一股一股波纹状散开的红色魔法水纹从娇妮体内涌出,在他们头顶一圈圈地散开来,犹如鲜血在不断地汇集、漂流,那景象有一种奇特的令人不安的美,空气中也再度漂浮起已经化为无数细小碎片的物品颗粒和尘埃,诡异至极。

    这是极其危险的前兆。

    可是,除了格雷斯,其余的人都失神地望着那些鲜红色的魔法波纹,没有丝毫警觉。

    格雷斯胆颤心惊地望着那些魔法波纹,女儿现在的情景让他想起死去的妻子。

    妻子死前,也出现过这样的异状,和现在娇妮的情况一模一样,格雷斯想到这里,心头涌上巨大的不安。

    妻子的生世对于他来说一直是个谜,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他狂热地爱着那个美丽娇俏的女人,她明亮的双眼、轻柔的话语、优雅的举止,都像一个女神般让他着迷、让他信奉、让他崇拜。

    当她只身一人来到塔卡提卡时,谁也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具有贵族气质、又能随意操纵魔法的大美女,竟然会和塔卡提卡一个退役佣兵,现在仅为一介农夫的格雷斯结婚。

    婚后那段时间,是格雷斯一生最美妙的时光。家里的一切大小事务他都包干,美丽的妻子绝不会为那些琐事劳动一根手指头,她更常做的事情是呆在自己的小实验室里,不断研究着她的各种魔法,老实说,和其他那些塔卡提卡女人相比,妻子实在没有怎么尽到为人妻的义务,然而格雷斯依然无比宠爱妻子,反而觉得这一切都是天经地义的,况且,妻子是那样温文尔雅,从没有对自己高声言语过一句,这一点也和那些常常大着嗓门当众数落丈夫的塔卡提卡女人不同。

    可惜,妻子怀孕后,脾气就变得喜怒无常,到后来简直跟精神分裂了一样,时而温柔无比,时而暴跳如雷。

    有一次,格雷斯偶然发现,妻子躲在她的实验室里,摆弄着许多奇怪的仪器,企图从一朵红色鲜花里提取什么。就在那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红花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开始发出刺耳的嘶嘶声,而且释放出一阵阵红色的魔法水纹,妻子慌乱中抓起红花,将它整朵吞了下去……

    之后,妻子仿佛恢复了正常,直到几个月后产下娇妮,她又陷入了忧郁,一天,她忧心忡忡地对格雷斯说:“我担心我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我了。”格雷斯只觉得莫名其妙,于是像往常一样搂着她的肩膀,拍拍自己的胸脯,表示一切有他。妻子苦笑一下,弯下腰低头亲了亲摇篮里的小娇妮,说:“但愿她不要变得像我一样。”

    妻子去世的那一夜,和眼前的情景何其相似。

    多年来,格雷斯和女儿娇妮相依为命,他把对妻子的爱全部转移到了女儿娇妮身上。女儿就是他的太阳,他的女神,他的一切,他赖以生存的全部希望、全部动力。

    之前在米德兰旧镇关口时,那群士兵曾指着女儿手里的番红花嚷道:“生命之花。”他立刻吩咐女儿将花朵递给了士兵们,在他眼里,女儿才是他的“生命之花”,一旦女儿有什么闪失,那么等于他的“生命之花”也枯萎了,其余的又算得了什么,何况一朵随处可见的番红花。没有想到,正是自己的掉以轻心,令他们被这群人盯上了。

    眼下,顾不得后悔自己方才的大意,格雷斯只想赶快将女儿救下来,以免她和妻子一样离自己而去。他其实也并不清楚应该怎么做,只是凭着本能冲到女儿娇妮面前,伸出双手抱起女儿。

    这一次的大意,让格雷斯送了命。

    在旁人眼里,格雷斯像一个气球一样瞬间膨胀起来,漂浮在半空中,先前到处流转的魔法水纹开始倒流,迅速涌回娇妮的身体,又通过格雷斯抓着娇妮的双手,一下子充盈到格雷斯身体里。

    格雷斯整个人都变得鼓了起来,血红的线条遍布全身,令他整个人看上去像是一个全身充血,即将爆裂的炸弹。此时他的体积已经是平时的四倍大,痛到极点的感觉反而让他一声也哼不出来,而娇妮也随着魔法能量的迅速窜入窜出,她小巧的身子也已承受不住这样剧烈的瞬间变化,完全昏了过去。

    娇妮昏倒的一瞬间,所有的魔法波动都停止了。

    已经变形的格雷斯则越升越高,靠着残存的最后一丝意志,他痛苦地放开了抓着女儿的双手,任自己向上浮起。

    娇妮像一朵风中的蒲公英一样,轻飘飘地掉下去,软软着地了。

    格雷斯充盈膨胀的身体则像一个气球般还在不断上升,上升……

    清晰地痛苦吞噬着他的神经,终于,他喊出了一声:“娇妮!”

    然后,随着这一声痛苦的呼喊,格雷斯在高高的宫殿顶部炸裂开来,巨大的气浪掀翻了沉重的古老宫殿殿顶,将那些千年不朽的黄金屋顶和巨大石柱都炸得粉碎,连同格雷斯本人的血肉,都变成无数细小的颗粒,如暴雨落下。

    殿内的每一个人都双手抱头,紧紧贴在地面,爆炸的气浪像巨人的石槌一样砸在他们身上,背部传来一阵阵巨大的灼痛,而每一颗落下的尘埃,都如同羽箭一般射在他们身上,刺痛的感觉让他们以为自己已经变成了豪猪。

    这样的状况只持续了几分钟,但是每一个人都以为自己已经在恶魔的地域颤栗了上千年。

    达拉最先抬起头来,此刻身上用来捆绑他们的绿色藤蔓已经如死蛇一样松软地耷拉在身上,随着施法的几个术士重伤倒地,这些活化绳也完全失去活力,变成条条枯藤。达拉几把扯掉缠在身上的枯藤,爬了起来。

    小女孩娇妮还是软软的瘫倒在地,昏迷不醒。达拉急忙跑过去,抱起这个刚刚失去惟一亲人的小孤女。仔细查看后,达拉才放下心来,娇妮没有受伤,呼吸也很平稳,只是还在昏迷中,不知道她醒来后,发现最亲的人已经死去,而且死于她失控的力量时,会怎么样。

    看着满地散乱的血红一片,想到一天前还和自己说说笑笑、爽朗大方的格雷斯,达拉难过极了。尽管只是萍水相逢,但达拉心里,早已把格雷斯当作旅途中惟一的朋友。

    格雷斯死时,没有来得及说上半句托孤之语,但是达拉知道,从今往后,代替格雷斯照顾娇妮,已经成了他的责任之一。

    抱着娇妮,达拉看了看周围,更远一点的地方,厉娜脸朝地躺着,还是纹丝不动。

    达拉走过去,单手把她翻了过来,她的右胸前被什么东西的碎片划了一道口子,鲜血渗出,所幸伤口并不深。但厉娜还是紧闭双眼,牙关紧咬,仿佛死了一样。达拉推了推她,见她睁开失神的双眼时,才放下娇妮,掏出自己身上的白纱布,给厉娜简单包扎了下。

    做完这些事,他再度环顾四周,发现独眼汉也已经坐起来,“呸”的一声朝地上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然后开始包扎着受伤的一条腿。

    大殿正中,阿尔米西娅跪在地上,将昏倒在地的丈夫亨利的上半身搂在自己怀里,呆若木雕。此刻她的面纱已不知所踪,露出美艳动人的脸蛋,只是在美丽的脸颊左侧,有一块蝴蝶状的魔法徽记,给她的脸平添了几分妖异之美。在她身边不远处,躺着昏迷的女儿安蓓尔,黑猫列奥纳多则早已化身成链坠躲回它的异界去了。

    阿尔米西娅脸上露出了少有的失魂落魄,所有的一切都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她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年仅几岁的小女孩,竟然能在瞬息之间就将米德兰顶尖术士们联手造就的魔法阵击破,而且迅速将他们全部丢翻在地,成为废人一堆。就连自己一家人,也都被她释放出的巨大魔力所伤,短时间内再也无法聚集任何强大的魔法力量。此时此刻,在那个小女孩身上,阿尔米西娅已经感受不到丝毫“生命之花”发出的魔法波动,难道,在刚才的魔法对抗中,“生命之花”已经被毁?

    想到这儿,阿尔米西娅恢复常态,她将丈夫轻轻搁下,站了起来,身形一晃,绕过独眼汉,来到了抱着娇妮的达拉面前。她的手刚刚接触到娇妮的衣裙,就如同被烙铁烫了一般急忙缩回去。

    突然,阿尔米西娅感到小腹一阵刺痛,她低下头一看,才发现一柄细剑已经刺到腹部,急忙往后一跃,避开细剑攻击,但长裙被划开一条大大的口子,露出雪白的肚皮。紧接着,连续好几道剑气劈头盖脸而来,令她不得不连续后跃几步。

    此时,达拉在连连劈出几剑之后,确保娇妮和自己都已经被罩在剑风之下,安然无恙时,才仗剑而立,紧紧盯着面前这个美艳的女人,以防她再有什么惊人的举动。刚才实在大意,竟然瞬息间就让她突近身来,这个女人完全不同以往他见到的女人,她拥有兔子一般敏捷的身手。

    “阿尔米西娅……”

    阿尔米西娅身后,传来丈夫亨利苏醒后的第一声呓语,她不由得转过头去,发现丈夫此时已经被独眼汉牢牢架住,一柄长剑正搁在亨利的脖子上,独眼汉那惟一的眼睛正射出无比坚决的寒光。并且,长剑剑刃已经割到亨利的皮肤,刃边渗出鲜血,滴到地上。

    阿尔米西娅冷笑一声,毫不在意地转过身,继续面对达拉,这让独眼汉和亨利都大吃一惊。不过,了解妻子的亨利很快便明白过来,知道她是假装对自己不在意,以免受制于人,但是心里仍旧有一丝难过与不甘。

    阿尔米西娅的眼睛仍然紧紧盯着达拉怀里的娇妮,小女孩已经苏醒过来,正疑惑地看着周围的一切,用绝望的目光四处搜寻着格雷斯的踪迹。终于,她的眼神落到了那一地血红的模糊的尘埃上,顿时发出了痛彻心扉的刺耳尖叫声。

    “爸爸!”娇妮喊道,带着巨大的恐惧和悲伤。这是她一路以来,第一次发出声音。

    达拉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一个人可以发出这么高的分贝,比成群的蜜蜂一起嗡嗡飞舞的时候还要让人难以忍受,但是他却丝毫不敢逃离此刻这个发声源,因为他正紧紧地抱着她,保护着她。

    小女孩的声音让亨利想起一个人,忽然明白之前妻子的问题,原来她早就看出这个小女孩和妹妹切尔西之间的相似。虽然恼恨妹妹当年盗走“生命之花”不辞而别,但是亨利从未想过因此而严惩切尔西,派出去寻找“生命之花”的家族术士,都会接到“不许伤害切尔西”的命令,从而一再导致任务失败。

    “阿尔米西娅,别伤害她。问她切尔西在哪儿?”亨利用虚弱的声音朝妻子焦急地喊道,因为他看见妻子正不耐烦地举起手。

    娇妮听到“切尔西”三个字,顿时安静下来,那是母亲的名字,虽然她没有见过母亲,但是透过父亲的心里,她曾经多次看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和影像。现在,她又在对面那个陌生男人的记忆里搜寻到了母亲的影像,缓缓地浏览着对方的记忆,小女孩已明白一切。

    阿尔米西娅看着眼前的小女孩,说道:“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告诉我,我们想要的东西在哪儿,我就放你们离开。”

    小女孩同样静静地望着阿尔米西娅,说:“你们……想要的……想要的东西,老早就……就……不在了。”由于太久没有开口说话,小女孩十分吃力地才说完这句话。

    “但我刚才还感受到它的波动。”阿尔米西娅有些不甘心地说道。

    小女孩摇摇头,说:“妈妈早把它吃掉了,它已经化为骨骼和血脉,融入我的身体。”讲这句话的时候,娇妮的声音已经变得流畅自如。

    阿尔米西娅大吃一惊,“生命之花”的魔法能量那么巨大,千年前邪恶术士古特克拉斯都无法独自承受,眼前这个小女孩怎能完全吸收那些魔法能量而不被反噬?难道因为她还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吸收它的能量?这跟一条小鱼从小就长在污水里反而不会死亡一样,因为它已经习惯。

    原来,他们找了那么久,为之寝食难安的“生命之花”,老早就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难怪切尔西失踪一年后,就再也找不到那熟悉的魔法波动。

    想想也真可笑,米德兰帝国已经灭亡千年,而他们还在荒林里做着复国美梦,以为单靠一朵花的力量,培养出众多实力超绝的术士和魔法师,就可以再度称霸图雅。

    荒唐?笑话?悲剧?看着以往那些从米德兰旧镇过往的旅客,他们又何尝不明白,自己这些古老帝国的后裔气数已尽,复国不过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美梦,但他们还在为曾经的辉煌做着最后的努力和挣扎。一切,都只是因为心有不甘。

    阿尔米西娅说:“那么我只要把你熔炼,就可以再次提取到那些魔法能量。”

    “你疯了,阿尔米西娅。求你别那么做。”亨利大吃一惊,虚弱地说道,这一回是真正的恳求。倒不是害怕独眼搁在脖子上的剑,而是他感觉累了,真的已经累了。家族、帝国、使命、复国……此刻都无情地离他远去,只剩下巨大的疲惫,和妻子一样,得知他们寻找那么久,寄了那么大希望的东西早已消失时,一种巨大的悲凉感袭上心头。他瘦弱的身体已经支撑不起整个没落家族的幻梦了。

    阿尔米西娅缓缓地转过头,看到亨利脸上复杂的表情,已经明白他在想什么,她又何尝不想放弃这些无谓的挣扎,和丈夫女儿得享幸福宁静。只是,她实在不愿意承认这个结果,她为了整个米德兰家族做出的努力,远比丈夫亨利更多……

    阿尔米西娅坚决地摇摇头,拒绝了丈夫的恳求。

    亨利不能置信地看着阿尔米西娅,良久,才微微一笑,说:“这是我最后的恳求。”紧接着,他把头一歪,将整个脖子陷进了独眼的剑刃中。

    独眼大吃一惊,急忙撒开手,鲜血像泉水一样从亨利的脖子喷溅出来,发出嘶嘶的声音。

    阿尔米西娅愣愣地看着丈夫,不敢相信这个老实虚弱的丈夫竟然在最后关头以死相逼。原来她一直以为自己可以掌控一切,现在才猛然发现,这个和她生活多年的软弱丈夫,也没有真正被自己掌控过。

    好一会儿,她的脸上都是愣愣的表情。接着,这个美丽的女人身子一歪,晕了过去。

    达拉等人环顾四周,宫殿内空空荡荡的,之前所有的术士都死鱼一般紧贴在地上,没有丝毫动弹,而唯一的威胁也已经昏迷在地,殿内外静悄悄的,只有灰尘还在空气中轻轻散落。众人顿时都起了同样的心思:逃。

    紧接着,众人趁着阿尔米西娅晕倒的功夫,迅速逃离。百忙之中,达拉注意到独眼汉仍然不忘拎着他的两箱货。

    当他们走出宫殿后,达拉听到了一声似人非人、似兽非兽的痛苦哀嚎。他不太敢肯定,这声哀嚎是不是刚才那个美丽冷傲的女人发出。只是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想要逃离这古怪的地方和这些古怪的人。

    阿尔米西娅万万没有想到,两败俱伤之后,会以这样惨淡的方式收场。可惜此刻她确实无力再汇集任何魔法能量,而宫殿外那些小镇居民,多的是亡命之徒,如果被他们知道殿内的情况,想李代桃僵,趁机造反的也大有人在……

    阿尔米西娅用阴冷的目光盯着殿外空荡荡的回廊,暗自发誓:“来日方长,我一定会再来找你们的!”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