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乐文小说网 www.lwxsw.cc,最快更新唯独你是不可取代最新章节!

    <!--go-->

    我笔直地坐在魏明远办公室的沙发上,用严阵以待来形容大概都是不过分的。我试着把关于莫高的一切都快速梳理一遍,但当我把莫高两个字输入我脑袋里的搜索栏时,系统卡了半分钟,最终仅弹出三个字:让他滚。

    我暂时还弄不明白我是真的已经悄无声息彻底翻了篇,还是这一切都过于沉重让我只能本能地抗拒。我头疼,也罢,头疼好过心疼。

    魏明远没几分钟就过来了,一副急匆匆的样子,灰蓝衬衫的袖子一边高一边低。

    “你怎么没告诉我莫高是度假村的供应商呢?”我先开口。

    他过来抱紧我,春寒料峭,他只穿一件衬衫身上却热腾腾的。我顺手帮他整理袖口。

    魏明远抿着嘴唇,也不说什么。

    我们离开度假村时没有看到莫高,我不知道他走了没,说实在的,也并不真的关心。

    相比之下我更想知道魏明帆今晚的菜单,以及魏明远会对今天的碰面说些什么。

    听到我们开门的动静,魏明帆手持锅铲就出来迎接,围裙松松地系在身上,还是一贯厚脸皮的样子。

    我闻道那股浓郁的肉汤香味,忍不住竖一个大拇指给他。

    我们在餐桌前坐定,面前的高脚杯里早早地倒上了四分之一的红酒。

    魏明帆举杯,“最近教训惨重,谢谢你们。”

    我晃晃酒杯,看着杯壁上的酒痕,又闻了闻,再次对魏明帆大加赞赏,“汤不错,酒也不错。”

    魏明帆侧过身去拿放一旁的酒瓶,修长的食指轻敲标签,“你们度假村的供应商昨天送给老爷子的,我顺了一箱过来。”

    我感觉魏明远已经沉默了一辈子,这时候他突然开口,“哪个供应商?”

    魏明帆眼睛一亮,“按理说你们度假村的供应商我怎么会知道,但那家伙名字还挺别致的。”

    一口酒在嘴里,我迟迟吞不下去。

    我听见魏明帆喜上眉梢地说出了那两个字,而魏明远下意识地将面前的酒杯往一旁推了推,杯壁挂上一层酒痕,他们说这东西也叫葡萄酒的眼泪。

    空气凝结,当然这只是于我和魏明远,魏明帆丝毫没有察觉,继续手舞足蹈。

    “他大概是敦煌人吧,或者父母是这方面的专家。”

    我好容易才将酒吞下去,为这位弟弟答疑解惑,“他既不是敦煌人,家里也没人搞研究。不过是他爸爸姓莫,妈妈姓高罢了。”

    魏明帆撇撇嘴,“听你胡诌。”

    “他是我前男友,这点小事自然还是知道的。”

    我仿佛可以听到这小子的脑海里被炸得劈啪作响。我想方设法地坦然,但收效甚微,魏明远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动一点点。我想是我方法有误,此情此景,我实在是选不出一个合理的模式来消除现男友的不悦和顾虑。

    魏明帆总算顺过了气,他看向我,我点点头。他想知道这个莫高是不是就是有妻有女的那一位,我明白。

    “他回国了?”就算收到了我的肯定,魏明帆还是不确信。

    “是,一回国就跟你哥成了合作关系,你说像不像书里写的!”

    他的语气愈发小心翼翼,“你们单独见过了?”

    我简直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今天在公司见过,等电梯的时候聊了几句。”

    他转向魏明远,“你早知道是莫高还合作?够牛的呀?”

    就像魏明帆本不该知道这酒是谁送的,魏明远本不该管酒水供应商这一类的事,而我也不该发着短信就走错了会议室。

    但这已让我感觉是上苍眷顾了,循序渐进的方式总比被撞到莫高捧着戒指站在我跟前的好,呵。

    魏明帆饭后有约,撂下一堆锅碗瓢盆就跑了出去。我收拾好就站在窗前,准备把我杯里剩下的红酒喝完。魏明远走过来,眼角嘴角都疲惫地往下吊着。

    “酒是好酒。”他说。

    “人非良人。”我接话。

    <!--over-->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