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乐文小说网 www.lwxsw.cc,最快更新华山首徒最新章节!

    第9章守孝三年

    保定县隶属北直隶,乃是京城南面要冲之一。一?32?庞大的镖队自南而来,向着保定县城缓缓而去。

    这支镖队由两名健硕的青年骑士打头,一人擎着一杆大旗,在春风中猎猎飞舞。

    一面旗上绣着一只肋生双翅的吊睛猛虎,脚下踏着蓝色的浪花,黄色的云朵。

    另一面大旗上则绣着四个苍劲大字:乘风镖局。铁画银钩,铁骨森然。

    自打那日避开八方镖局与长风镖局的激斗,乘风镖局的镖队再没有遇到波折,穿过鹤壁安阳离开豫省。与前来接应的另一支镖队汇合,赵不死自此彻底放心。

    据后来遇到的江湖朋友诉说,那日八方镖局与长风镖局斗到关键时刻,四位恒山派的师太拔剑下场,有这几位高手插手调和,双方不得不偃旗息鼓。

    没等双方镖局的大镖师盘出道,商量出个结果,但当天晚间,那位剑术高明的武当道士居然死在长风镖局下榻的客栈里。

    这位道士来头可不小,是武当派一名‘虚’字辈高手,恰逢其会才出现在长风镖局的镖队中。白天里这道士连伤数人,虽然被棍阵困住,最后却能全身而退,可见其武功之不凡。

    但这样一位高手,居然不明不白的死在了新乡县这么一个小城的客栈里,而且死状极惨,脑袋被打碎了半边。

    有眼睛,有阅历的都不难看出,这位道人死在了棍棒之下,而天下间最顶尖的用棍高手,却大多是少林出身。

    好巧不巧的,第二天少林一位‘方’字辈高僧出现在新乡县。这下长风镖局可就不干了,据说官司已经达到了少室山与武当山。

    虽然少林武当都说这可能是魔教的挑拨离间之计,但无论是八方镖局和长风镖局,亦或是少林弟子与武当弟子,双方的摩擦陡然间增多不少。

    总之是一大笔糊涂账。

    赵不死听说这些消息之后,连连跟岳卓吹嘘,说是幸亏自己当时反应快,脑子灵,立刻带着镖队绕城而走,否则怕是要陷在漩涡之中。

    如今那几名师太都牵扯进少林武当之间的倾轧,不再清净。

    岳卓闻言皱了皱眉,不知是不喜赵不死的吹嘘,亦或是别的什么。

    镖队又行了十多日,到达保定县城外,岳卓越是靠近家乡,心情越是沉重,不顾赵不死的再三挽留,策马而去。

    保定县距离沧州不过二百多里地,朝发夕至,是以岳卓单人独骑策马而去。他原想留下一些路资给赵不死,却不想赵不死分文未要,反倒送了一匹好马,让岳卓对江湖人有了一个直观的了解。

    赵不死看着岳卓离去,低声嘟囔几句,随后对身旁的趟子手们叫骂道:“特娘的,你们给劳资打起精神来,就快到京城了,让城里的老少爷们瞧瞧镖局的威风。”

    岳卓策马奔出十里左右,便慢慢放缓速度,毕竟是读书人,体力并不如何出色。他却并未注意到,他的身后一直有一位青年骑士远远吊着。

    这名青年二十七八岁年纪,白衣白马,腰悬宝剑,正是江湖上颇有名气的青年高手,‘白衣神剑’江盛依。

    按理说应当在华山朝阳峰苦修的江盛依,却不知为何出现在了北直隶。

    江盛依随着岳卓又行出十多里,随即渐渐皱眉,岳卓是个书生,听不到也就算了,但江盛依自打上个月步入先天之境后,五官比之先前更加灵敏数倍,此时凝神细听,便立刻听到树林深处传来刀剑相撞的交手声。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江盛依挑挑眉毛准备装作没听到,却不想这个打斗的战团逐渐向自己逼近。

    数声低喝传来“站住!休走!”

    随即一名英气的青年窜出树林,青年也是慌不择路,竟然一头奔向江盛依,他见到江盛依的瞬间也是一愣,这时青年的身后又窜出五六名黑衣刀客。

    青年身着深色锦衣,右臂有一处刀伤,看到江盛依后眼珠连转,而后哈哈笑道:“赵兄弟,你来的正好,这几个混蛋已经被我引到此处,咱们一同出手消灭他们。”

    黑衣刀客们闻言一愣,不自觉的停住脚步,其中一人还对江盛依开口问道:“小子你是谁?胆敢插手我们神教之事。”

    江盛依眼神一闪,单手握住剑柄,好笑的看着几人,而后认真的说道:“我可谁都不认识,只是路过而已,你们的仇怨你们自己解决,可别搭上我。”

    这么一耽误,那名受伤青年已经绕到江盛依的另一侧,猛地出剑去削江盛依的马腿。

    江盛依没有出剑,而是用剑鞘挡住青年的剑刃,似笑非笑的说道:“我若是阁下,可不会胡乱招惹敌人。”

    青年闻言冷哼一声,一击即退,反身冲向另一侧的树林。

    那几名黑衣汉子知道自己被耍,不再搭理路过的江盛依,各挺兵刃追向青年。

    一共六名黑衣人,就在最后两人冲过江盛依马前之时,江盛依忽然抽剑出招。一招是‘金雁横空’,一招是‘有凤来仪’,只不过这两招都更加狠辣直接,威力远胜于气宗的相同招数。

    两名黑衣人不过一二流的水准,被江盛依这位先天高手近距离偷袭,哪有幸免的道理,吭都没吭一声便伏地不起。

    江盛依从马上跃起,借着‘金雁横空’的后招使了一式‘白虹贯日’,追上最前边的黑衣人,一剑刺穿对方胸口。

    剩余三人回头之后又回头,晕头转向不说,也没弄明白对方为何暴起伤人。但到底是魔教弟子,一个个都狠辣成性,没等江盛依再度出招,三人发了一声喊,各挺兵刃砍向江盛依。

    说起来剑宗的传承的确更注重厮杀与争斗,他们全都明白‘招是死的,人是活的’这个道理,无论修炼多少华丽精妙的剑招,剑宗传人总能用最简单、最便捷的方式置人于死地。所以剑宗上下少有墨守成规之人,即便江盛依这个半路出家的剑宗弟子也是如此。

    只见江盛依身形一闪,围着三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