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乐文小说网 www.lwxsw.cc,最快更新华山首徒最新章节!

    第2章卦

    精钢剑长三尺五寸,宽窄适中,轻便且柔软,适合女子使用。

    不同于性格火爆的定逸,那位女汉子师太在剑柄处绑了一截红绸带,持剑时比普通江湖人还要飒爽几分,简直把长剑当成了钢刀使用。

    定晴师太的剑柄系着一尾黄色流苏,于无声处彰显着主人的恬淡性情,此时这柄长剑却插在定闲师太身前。流苏摆动,定闲师太的眼波也下意识随之转动。

    面容秀丽端庄的定闲师太却恍若无觉,即便晓风师太喝了一声,定闲师太也没反应过来。

    方才她心中隐隐作痛,没有任何来由的悲从心来,好像生命中极其重要的人离去了一样。但她是孤儿出身,自小被师父抚养长大,从未想过自己的父母如何。

    这种痛,更甚于当年风清扬转身而去,她万念俱灰,落发出家时的心痛。

    定晴师太秀眉微蹙,开口认输后匆匆与钟镇见礼,快步来到定闲师太身旁,此时定闲师太已经回过神来。

    定晴关切的问其情况,定闲只是摇头微笑,表示并无大碍,方才不过是想东西想出神了而已。

    场中的钟镇得意非凡,使劲握了握拳头,脸上残留的几颗青春痘也因充血而泛红,汤英鹗大声为其鼓掌喝彩。

    此次参加大会的五派弟子一共十五人,年龄最小的就属钟镇与汤英鹗,汤英鹗早早的败于恒山派刘正风之手,这会自己的师兄取胜,汤英鹗自然跟着高兴。

    其他几家剑派的长辈也在暗暗点头,心中都道:嵩山派的少年了得,十年后定是一位不凡的侠客。

    定逸师太见不得钟镇、汤英鹗两人的得意劲,手握宝剑就想入场教训二人。

    大师姐定静师太拉住了定逸,低声说道:“比武之前就有过分说,此次大会乃是探讨武艺,不生多余恩怨。先前赢了泰山派天松师弟时,你是什么表情?难道只许咱们恒山派取胜,就不让其他门派的弟子赢了?”

    定逸师太闷哼一声,点点头,一脸不情愿的退到一旁。

    这是五岳剑派弟子比武大会的某一场比试,比武大会全称‘五岳剑派首届青年弟子交流比武大会暨第一届五岳峰会’。

    因为司徒玄取的名字实在是太过恶趣味,而且又臭又长,宁清成都看不过眼,直接定下名字‘青年弟子比武大会’。

    五岳剑派的掌门前辈,对于青年弟子比武交流都比较支持,尤其在听说华山派准备了丰厚的奖品时,更是心动不已。

    但他们发现华山派挽留了许多江湖大派的掌门人,并邀请这些掌门出面点评五派弟子之间的比武时,其他四派的耆宿便大摇其头,生怕让这些人窥到五派剑法精义,山头保守主’义及其严重。

    玉鎜子尤其反对,他们泰山派每一脉之间都少有交流,这老道士恨不得在天门,天松,天乙这些掌门一脉的弟子下场比试时清场赶人,让其他支脉的泰山弟子滚出远远的,哪里会同意让不相干的其他门派掌门前来观摩?

    还是宁清成一锤定音,宁清成说:“老夫当着上千江湖同道的面演示了剑意‘破晓’,都不曾担心他人学到老夫的剑意,你们那些个青年弟子又能让别人看出几招几式?”

    清了清嗓子,宁清成语重心长的劝说道:“咱们五派有多少精妙的剑招就是因为藏私而一脉单传,稍有意外便会导致失传。难道你们没有碰到过,自己挖空心思创造出一招剑法,暗自窃喜,自鸣得意,实则却是本门已经失传的精妙剑法?咱们不过是重复前人的足迹,在原地画圈而已。正所谓‘不破不立’,被其他门派看去几招又如何?咱们五岳剑派难道就因此而无法立足江湖了?实话告诉你们,是我做主邀请这些门派掌门人的,就是要让他们看看我们的剑法,让他们来品评,咱们五岳剑派如今声势不弱于少林武当,同样也要有这份顶尖门派的气度。被他们找出破绽,咱们将其完善便是,掖着捂着又岂是正理?”

    这一席话掷地有声,让其他四派的长辈点头称是。

    实际上的结果也符合宁清成的预期,昆仑派掌门震山子说话比较委婉,但峨嵋派掌门金光上人与崆峒派掌门秋长风可都是直筒子脾性,这两个人逮谁喷谁。

    除了天门、刘正风这些地位比较高的首席弟子,其他五岳剑派弟子被这两人贬低的一无是处。但五派高手回去仔细想想,竟然发现了许多以前完全没有想到的方向,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这第一届比武大会举办的仓促简陋,而且低调异常,除了那些被华山派挽留的江湖大派,其他江湖人都是下了华山之后,在华阴城喝酒时才听说这个消息。

    那时华山派已经开始封山,就连兑换堂都是每日开放一个时辰,最大程度的封锁此次比武细节,让山下的江湖群雄急的抓耳挠腮。

    慢慢的这些江湖人发现,华阴城里出现了一个地下庄家,专门押注五岳剑派弟子的胜负,而且这个庄家也会提供一些内幕消息,尤其是每场比试的交手过程,简直描述的活灵活现,让人身临其境。

    这一下可火了这个地下庄家,每日收注数万两银子,而且规模越来越大,参与的人数也越来越多。

    有些脑子灵活的人,已经隐约猜出来这恐怕是华山派的另一种敛财手段,但华山派不承认,别人也没法指责。

    站在宁清成身后的司徒玄这时瞥了魏莱一眼,同时扫到宁中则眉毛倒立,有些薄怒。

    司徒玄知道,宁中则要强好胜,因为刚刚生产的原因,她根本不能下场动手,这让她悔恨不已。

    只有将一身的希望和意愿寄托在两位恒山派女弟子身上,如今看到定晴师太被钟镇挑飞长剑,她自然是偏向定晴这边的,所以心中不喜钟镇得意的样子。

    司徒玄心中好笑,亏得师娘不知道师父曾救过这位定晴师太,而定晴师太显然对英俊潇洒的岳不群并非无动于衷,只不过碍于礼法而无法表达。

    如果被宁中则发现其中细节,可不知道会是个什么表情,生起怎样的风波。

    这时宁清成再次转头看向南方,眉头微蹙,掐动手指,片刻之后低声说道:“下离上坤,地火明夷,晦而转明。”

    司徒玄早已将所有卦辞卦象记在心里,心中知道这是一道中下卦,其卦辞表示:日没入地,光明受损,前途不明,环境困难。宜遵时养晦,坚守正道,外愚内慧,韬光养晦。

    总之是大变故的征兆,要人小心谨慎,守正行事。

    看了一眼定闲师太,在宁清成这等易学大师眼中,方才是再明显不过的征兆。就连晓风师太和李清溟心中都开始升起种种疑虑。

    宁清成则比他们知道的更多,因为他方才隐约感觉到了南方有宗师交手的波动。地水风火重归混沌的强大意念,在他的认知中,千年江湖中只有一人修成过这门神功,而那人恰好是定闲师太的生父。

    拿手蘸了蘸茶水,宁清成在桌面上写下‘黄仲涛’三个字,随后快速抹去。宁清成闭目调动剑意,在所有人的感知之外,与后山的某道意念交流了片刻。

    站在他身后的司徒玄看清了宁清成的动作,心中一紧,随即倒吸一口凉气。他明白了宁清成这个动作的含义,低声问道:“师祖?”

    宁清成点了点头,低不可闻的叹道:“黄仲涛被人轰杀,天下即将大变啊!”

    司徒玄连忙学着宁清成起了一卦,也许是福至心灵,司徒玄很快在心中演算完毕。

    他得出的是水天需卦,主守正待机,乃是下乾上坎的中上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